【顺懂】队友间的情谊

 

 

 

1

 

李懂恋爱了。

 

严谨一点,应该说,李懂有了喜欢的人。

 

对方是和他做了很久搭档的狙击手顾顺,身高187,长相英俊,笑起来露出小虎牙迷人又可爱。

 

顾顺对任何人都友好热情,这让李懂很惆怅,暗恋一个人,心里时常发着酸。

 

队里开会的时候,队长总是说,蛟龙是一个团队,大家有任何问题,一定要提出来,相互帮助才能团结一致。

 

李懂动了心思,打算找队长谈谈心。

 

 

 

2

 

杨锐的宿舍门虚掩着。李懂正要敲门,便听到里面杨锐的声音:“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

 

杨锐唱的撕心裂肺。

 

李懂的手刚敲到门上,杨锐就大喊:“谁啊。”

 

李懂说:“队长,是我。”

 

门被打开,杨锐穿着白色的汗背心,大裤衩,脚上一双人字拖边缘已经被磨得少了几块。

 

杨锐问:“怎么了,有事吗?”

 

李懂上下打量了一下杨锐,在心里叹了口气,算了,找队长感觉是跳入火坑。

 

可门已经敲了,这时候就走,实在不尊重领导,李懂犹犹豫豫的唱:“不该嗅到她的美,擦……擦掉一切……陪……陪……”

 

杨锐的汗背心在腰侧的地方破了一个洞,李懂觉得那句“陪你睡”实在唱不出口。

 

李懂说:“算了,队长,你自己唱唱完吧,我走了。”

 

杨锐看着李懂的背影,很迷惑,为什么突然玩起接歌词游戏,他一边关门一边唱:“陪你睡。”

 

路过的徐宏问:“你陪谁睡呢?”

 

 

 

 

3

 

李懂决定找佟莉聊聊,女孩子总归心思细腻些。

 

李懂找到佟莉的时候,对方正在和新兵连搏击,佟莉一个过肩摔,对方躺在地上生无可恋的表情。

 

佟莉拍了拍裤子上的灰朝着李懂走来:“怎么?要和我练练嘛?”

 

说话的时候,佟莉习惯性的轮了轮胳膊,发出“咯叻咯叻”的声响。

 

李懂连连后退说:“没事没事,我就是要去训练,路过,路过。”

 

落荒而逃。

 

 

 

4

 

陆琛在研究中医。

 

李懂问:“你这是在开发新领域呢?”

 

陆琛对着身体穴位图在模型上做标记,说:“我这不是在为全队谋福利嘛。” 说着就招呼李懂过来坐在自己面前。

 

“来,你先借我试试手。”

 

结果李懂自己的心事没有说出口,愣是被陆琛按摩的腰酸背痛。

 

陆琛说:“不应该啊,这穴位图上标记的就是这里啊。”

 

李懂回头仔细研究了下图,是一张背部局部图,被标记了一个个黑色的点,对照着医书可以知道对应的穴位名称。

 

陆琛又说:“你看,书上说这个点叫膏盲穴,治疗肩膀酸痛的,你感觉酸了嘛?”

 

“没有。”

 

“现在呢?”

 

“没有。”

 

“我再加重点力道,酸了嘛?”

 

“……疼。”

 

陆琛皱着眉头,陷入沉思。

 

李懂又看了眼穴位图,幽幽的说:“陆琛,你图挂反了。”

 

 

 

5

 

李懂是知道石头的,长期为情所困,送给佟莉的糖可以用一卡车一卡车计算,可是2年过去了,却毫无进展。

 

他觉得找石头的话,可能最后会演变成他开导石头的模式。

 

果然只有副队最靠得住了。

 

李懂决定去找徐宏。

 

徐宏在练习拆炸弹。

 

“副队,这是真的炸弹吗?”

 

“是的。”

 

“好,副队加油,再见。”

 

 

 

6

 

晚上吃饭的时候,杨锐说:“明天下午有演习,我们自己对内演习,大家做个准备。”

 

顾顺端了菜盘坐下,对着庄羽说:“我们的通讯设备有点问题,你晚上看下。”

 

石头说:“对的,我今天下午在频道喊副队,对方传过来声音断断续续的。”

 

庄羽表示知道了,晚上就去检修一下。

 

陆琛探头看了眼李懂碗里的菜:“今天2号窗口伙食不错嘛。”

 

徐宏说:“不是2号窗口伙食不错,是李懂伙食不错。”

 

他说完指了指杨锐:“你看,他也是2号窗口打的菜。”

 

杨锐无辜的抬起头说:“怎么了,不是红烧萝卜么?”

 

李懂说:“恩?是红烧牛肉炖萝卜吧?”

 

今天的杨队长,也脾气很暴躁。

 

5号窗口的阿姨大喊:“我们这里的土豆排骨,排骨特别多!”

 

石头表示,是真的。

 

顾顺低头看了看碗里,心想,那为什么我还多了一个荷包蛋?

 

 

 

7

 

李懂推门而入的时候,庄羽拿着自己的通讯设备在调试。

 

李懂说:“羽哥。”

 

庄羽问:“怎么啦?”

 

“想找你谈谈心。”

 

庄羽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通讯器发出“嘶嘶”的声响。

 

庄羽没有回头,说:“遇到什么心事了?”

 

李懂犹豫了下,小声说:“我……我喜欢上人了。”

 

庄羽转过头有些惊讶:“哪个小姑娘?”

 

“不是……是……顾顺。”李懂下定决心般的说出来,带着满腔勇气。

 

“啪嗒”,庄羽手里的通讯器掉到地上,通讯器发出更为严重的杂音。

 

李懂有些不知所措,正要开口,通讯器传来声音:“懂啊,我也喜欢你。”

 

对方因为微弱的信号,说话有些断断续续,可李懂听的真切。

 

他在一瞬间里,满脸通红,先是瞪了庄羽一眼,然后转身就跑了。

 

庄羽捡起地上的通讯器,对面顾顺语气上扬,断断续续的传来:“懂,你在哪里呀……我来找你啊……没想到你也喜欢我……我之前……”

 

话还没说完,被庄羽打断:“你可闭嘴吧,人都跑了,你哪儿都不准去,先等我把通讯器修好的再说。”

 

连夜加班修设备,还被塞了一嘴狗粮,呵,军人真艰苦。

 

 

---end---

评论(66)
热度(2057)

© 五月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