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回家

啊,来宣传一下我的lof大号嗨

梅:


你在这里,我还能去哪里。



《回家》全文链接

【瑜昉】没有寄出的信

*《硝烟里的协奏曲》有余本,想要买的话,通贩购买点这里 

* 在RPS的边缘试探很久,小心翼翼跨过去了

* 半真半假不要相信,不是be


昉儿:


拍戏的地方是高山,这里常年郁郁葱葱,导演说这是大自然生机勃勃的痕迹。

前些日子在山脚的木屋小店里看见好看的信纸,忍不住买下来。

说来也奇怪,二十好几的人了,居然也莫名其妙的冲动一会。

回了住的地方才冷静下来,想着干脆给你写封信吧。


北方人喊你名字总习惯性的带着儿化音。

尹昉儿,昉儿。

我喊的习惯了,到也不知道你听不听的惯...

【顺懂】雾霭

*合志《白日焰海》解锁


1


李懂刚进部队的时候,身高一米七不到,那会队里公告栏很高,李懂总要踮着脚看,他一手拿着块毛巾,一手拎着桶水壶看得仔细。

身后来来往往换了好几拨人,李懂还在那儿晃着,好像有不把通知挨个看得清楚,就不善罢甘休的架势。

日子往后过,李懂的身高蹭蹭地上窜,到还是绒毛的发型,罗星说:“你这人,怎么光见你长个子,不见老啊。”


李懂是先认识的罗星。

那个时候他还没进蛟龙,上面安排他跟着罗星学习,罗星比他大不了几岁,却非常出色,李懂时常和队友高歌师父的厉害,有一回传到罗星耳朵里,对方笑的一口大白牙,一把搂...

【顺懂】一封情书

*小段子

*反正又是可爱的队长委屈巴巴


1


杨锐心里有喜欢的人,这件事情只有顾顺知道。


故事还要从一周前说起,顾顺推开杨锐宿舍门的时候,对方正趴在桌前埋头写字。


昏暗灯光,配上窗外深蓝色的天空,顾顺看着杨锐的背影,居然觉得有一丝的浪漫。


顾顺靠着自己的大长腿两步跨到杨锐身边,对方一脸局促,企图将手里的信纸藏起来,可惜人一旦上了年纪,反应总是慢半拍——才刚拉开抽屉,信纸就被眼疾手快的顾顺捏在手里。


“杨队,这是什么?”蛟龙队内关系好,私底下...

《硝烟里的协奏曲》通贩

预订已经全部发货完毕。

收到很多私信和艾特啦,可是子博客没有外交权23333,很谢谢你们能喜欢呀。

通贩已经上架啦,点击购买

卖完为止,不会二刷啦。(我也不知道还有几本QAQ)

还是谢谢大家会喜欢呀。鞠躬。


炮火绽放,飞扬而起的是义无反顾与壮志豪情。
黄沙里也长出玫瑰。
走过千万里路,手边是他,前方灯火明亮。
爱从青萍之末走向四野八荒。
你们的故事,未完待续。

【顺懂】是明是暗(三)

-----------


李懂这个人,性格沉闷。以前罗星在的时候就不怎么说话,后来顾顺来了,反倒好一点。这件事本身还是因为顾顺这个人没脸没皮,又极度自信。


可真要说顾顺,其实也有心思细腻的一面。大部分时间里他插科打诨一流,表面上嘻嘻哈哈和谁都有说有笑的,骨子里其实是温柔的人。比如,他刚来没多久,就能发现李懂的心事。


这大概还是要归功于平日里长时间的朝夕相处吧。


自从罗星受伤以后,李懂虽然面上不提起,但顾顺知道他其实内心是自责的。


李懂是属于那种技术一流但状态随机的人,...

《硝烟里的协奏曲》宣传与预售

《硝烟里的协奏曲》宣传与预售


作者:五月梅花

原作:《红海行动》

cp:顾顺x李懂

年龄向:全年龄


封设: @南大古 

排版: @Angeline 

一校:上官瑾越

二校: @森萤 (五环R93)

主催: @森萤 (五环R93)

印刷: @鲸鱼组 

代理: @鲸鱼组 


内容:

《硝烟里的协奏曲》正文

+6000字未公开新番外

5W2千字

页数:130P


封面:莱尼纸

内页:100g白道林


预售时间:5.2 20...

【顺懂】你见过什么事情往『奇怪』的方向发展发展下去了?

啊哈哈哈哈哈,你好棒!真的把脑洞写出来啦,所以天花板上,真的没有爱心形状的蛋糕坯子吗?

被海带舞吸引的李懂,觉得顾顺丑的李懂,炸了厨房的李懂,写寿比南山的李懂,实在是太可爱啦!

男孩子看你的时候就是要你吻他哦,顾顺是对的!

谢谢你哇,教我写字的叶老师,我们的缘分因为二校的一个注释而起,觉得很幸运哇认识你。
OvO生日文我好喜欢!!谢谢你呀,今天也依然爱你呀。

叶落知秋:

送给我的小可爱 @五月梅花 祝你生日快乐哇⊙ω⊙
虽然你发刀 但我还是要写我的小甜饼🙄


懂懂审美缺陷AU
恶搞为主,请勿深究


01.


李懂扫了一眼门上挂的“营业中”,推开门走进一间蛋糕店。...


句点

完全是我心里的故事啊!
走在岔路口,向左转,是这样的故事,向右转,又会是那样的故事。
可是每一个故事,都是真实的人生啊,都有它的精彩之处。

我还爱你,爱那个那样可爱你,爱那样有担当的你,爱从前的你,爱以后的你。
爱幸福的你,也因此而爱此刻这样幸福的我。

你写的真好哇!向为你唱一首情歌!!!

死生契阔:

 @五月梅花 


害羞说,写了个李晚上司视角的...


ooc是一定的,就不打tag了,单纯想表达下我对这个人物的理解。


我是个不会画句点的人,私心给他一个不画句点的结尾。



我从来没想过,他会走得那么远,太远了,远得我一放开手,...

看了你们的留言,其实很高兴,一千个读者心里一千个哈姆雷特。
我喜欢你们的每一种看法。
在我心里也有一个,当然,它不是绝对的。
毕竟爱情,很难。

怎么说呢,只能说曾经心里有过这个人。

可一段爱情,不仅仅只有爱,它还需要决绝的勇气和决心。
不是每个人都有不顾一切的果敢,所以李晚的父亲曾经决定逃避,他就真的逃走了。
所以当他决定放下的时候,他也就真的放下了。

他也成长成一个大人,有属于自己的生活,爱情,责任。
可是谁的心中,总有那个白月光,曾经我们觉得是爱情,随着岁月的打磨,那成了一个关于青春的故事,更多的只剩下感慨吧。
或许有遗憾,可,也只是笑着说的回忆。

大家都在自己选择的道路里前行,走好那条路才对得起自己的选择,即...

【顺懂】晚

 *可能需要预警


李晚的上司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明明是大她近三十岁的年纪,倒是丝毫不妨碍他笑起来嘴角的勾人。


大概是身高加持,上司自有中年人独有的味道,公司里的姑娘总是将他列为茶余饭后的主要话题之一,李晚也是其中一个。


当然,她是不同于其他姑娘的。


对于李晚来说,上司仅仅只是一个外表俊朗,能力卓越的优秀之人,每次和父亲谈及时,对方总是笑起来,然后嘱咐李晚,以后你也要成为和你上司一样优秀的人呀。


这时候母亲便会在一旁责怪,女孩子嘛,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好。...


很久以后,他才记起他曾经做过的那个梦。
梦里是深不见底的海,他一直挣扎,周围却越来越黑。
突然有微弱的光,大概是离得太远,不太明亮,但足够安心。

他有段时间怕枪声,走不近靶场,大多数情况下,都像是把自己做一个巨大的赌注,才敢迈进阴影里。
是他心里的阴影。
这件事很奇怪,他知道是心病,却不好治愈。
后来他遇到一个人,像是灌了糖水的中药。
可是生命里哪有这么好的事,有人闯进来,便在那里常驻。
人总要离开的。
这是来自时间的恶意,横亘在大多数人心里,是刺,是利剑。
那个人说,我要走了。
中药里的糖味被抽走,他才发现什么是苦味。

再后来,他还是不喜欢枪声。
只是不再害怕与抗拒。
他觉得江河总要入海,年轻时遥不可及的梦后来成了...

【顺懂】操心的队长

很久没写小段子了


1


杨锐最近看了一本小说,故事结尾,男主人公头也不回的离开,只留下女主一个人原地哭泣。


杨锐心里难受,一脸忧郁的45度角仰望天空。


徐宏问:“你干吗呢,怎么一副在食堂吃坏了肚子的样子。”


杨锐说:“为什么每一段爱情都不能安安稳稳甜甜蜜蜜的走到最后?”


徐宏一惊:“怎么了?也没见你恋爱啊,什么时候的事?”


小说是杨锐花了三天看完的,他觉得自己表达能力不行,如果要认真给徐宏讲这个故事,大概要花上大半天时间,所以他选择放弃。...

【顺懂】在此之前



青春期是什么,大抵是千丝万缕的情绪拔地而起,带着惊涛骇浪的仗势奔腾而来。
气势太过于磅礴,所以在后来的日子里才会留下深刻的记忆。
到底是因为所谓独立个体自身,还是因为在这个特殊节点的时间所造就的错觉,这就不得而知了。

李懂是在16岁的一次军事讲座上认识顾顺的。
那是夏日蝉鸣的一个午后,不带一丝阴霾又或者是让人厌倦的困顿。
那个年代,各种条件都没有完善,礼堂还只是吊着几顶吊扇吱呦吱呦的转,李懂明显感受到后背的潮湿和粘腻。
长官在前面做发言,李懂听得认真,仿佛要把光荣信仰的每一句话都铭记在心。
不过是个开场,自然要引出演讲的人,长官一串华丽的修饰语里,顾顺走上讲台。
那是李懂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带着金黄色的光,明亮...

【顺懂】唱一首歌

谢谢你们哇,留言和私信总是看得我很感动。

---------


1


李懂最近牙疼,吃饭的时候疼,喝水的时候疼,就连睡觉的时候,也觉得煎熬。

这算不算是旧病复发。

小的时候,李懂也疼过一会,那个时侯小孩心性,爱吃甜食,每天拿着巧克力当饭吃。

后来用冷水刷了牙,酸的整张脸挤在一起,去医院医生说蛀牙到了需要根管治疗的地步,李懂那会还不懂,以为就是塞点填充物的事。

神经没烂到根,他觉得有一把电钻在攻击自己的牙床,疼的眼泪往下掉。

再后来,李懂戒了糖,一戒就是十几年。


2...


【顺懂】是明是暗(二)

李懂架着枪躲在一个巨大的绿色铁通后面,两旁几个灰色的泥石袋与之形成天然的缺口,地理位置算是得天独厚。


通讯器里传来张天德的怒吼:“李懂,嘛呢!开枪啊!”嗓音之大,震耳欲聋。李懂翻个白眼心想,身为人民英雄你可真是真的勇士,敢于面对枪林弹雨的人生,但你特么这么大声,敌军都发现我的位置了。


结果李懂还来不及开枪,就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激光枪打中了侧脸。他低头看手上的电子表:GSkillsLD。


啧。


临近年关,队里突然发通知提早回家过节,一群年轻人嚷嚷着入伍这么多年,第一次有这么好的...

【顺懂】是明是暗(一)



张天德的体脂几乎为零,如果海军每年年会出个模特t台秀,那他那接近一米九的身形一定拔得头筹。

蛟龙男模也要落入俗套的爱情谜团里。那会罗星还在,整天想各种法子帮他追佟莉,面上说着“追女生,哥在行”,夜里偷偷使用搜索软件查各种资料。

徐宏早就说过:“石头,你别信罗星,这个人自己30都好几了,还单着呢。”

那会罗星刚过了31岁生日,一脸不乐意的反驳:“我这是30才刚出头,怎么能叫30好几了。”

李懂在一旁偷偷补刀说:“我作证,星哥每天晚上玩手机,屏幕亮的晃眼,一看就是查攻略呢。”

“我那叫,大量搜集信息,用最快途径找出最优的解。”

搜集的最后结果就是张天德变着法子的给佟莉带早饭,发信息,雨天送伞,雪天送热水,真到...

【顺懂】你最可爱

*


普希金说: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而思索后,还是这样说。


李懂合上书感叹文人总是能利用自己的优势,将浪漫这件事发挥到极致,话还没说完,一旁的顾顺探出半个身子抬手抽走了李懂手里的书说:“我最瞧不上文化人说情话了。”


李懂回过头去,看隔壁床的顾顺问:“人家怎么你了?”


顾顺啧了一下,极为不满的神情:“这让我们这些普通人还有什么活路?”


李懂心想,我们好歹也是保卫国家的战士,怎么能说是普通人。拉了被子去够墙头的开关,试了好几次都没够到,有些...

【顺懂】队友间的情谊

1


李懂恋爱了。


严谨一点,应该说,李懂有了喜欢的人。


对方是和他做了很久搭档的狙击手顾顺,身高187,长相英俊,笑起来露出小虎牙迷人又可爱。


顾顺对任何人都友好热情,这让李懂很惆怅,暗恋一个人,心里时常发着酸。


队里开会的时候,队长总是说,蛟龙是一个团队,大家有任何问题,一定要提出来,相互帮助才能团结一致。


李懂动了心思,打算找队长谈谈心。


2


杨锐的宿舍门虚掩着。李懂正...

1 / 2

© 五月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