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懂】橘子硬糖





1


队里开了迎新会,说是迎新,顾顺也来蛟龙有小半个月了。部队不比公司,能抽出小半天吃饭聊天,不是件容易的事。

杨锐一手抓着顾顺的手腕,一手去拍李懂的肩,大概是喝的有点上头,来来回回几句话不外乎都是“你们以后要多多配合默契,好好相处”。

“一定一定,队长别担心。”顾顺说话的时候笑得特别诚恳,李懂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不予置评。



2


李懂和顾顺见面的那天,心情特别糟糕,罗星刚进医院躺着,这头就给他配了新的搭档。他还没从前一段自责的悲伤里抽离出来,就看见一个嚼着口香糖的男人向他挑眉。

后来这个场景被他无数次在深夜里回想起来的时候,还是觉得从那刻起自己的人生接收到了不一样的波动。

其实李懂没那么沉闷,也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性格。用罗星的话说,李懂更像是一只青涩可爱的小羔羊。

可爱是罗星个人修饰,徐宏说他滤镜太厚,杨锐问,滤镜是什么,佟莉开玩笑回答,用来实现图像的特殊效果,俗称绿色的镜子,ps必备,石头又问,ps是什么。

“ps是postscript,备注的意思。”说话的是顾顺,佟莉用赞赏的眼神看着他,意思是,年轻人,很上道嘛。结果一干人被罗星从病房打发出去:“不要在我的病房嘻嘻哈哈,我还在修养。”



出医院的时候,顾顺问李懂要不要一起吃个午饭,李懂想也没想就回绝,表情就好像是被人抢了玩具的小孩,带着幼稚的敌意。


顾顺站在左侧,伸手去搭他右边的肩,然后用了点力将对方往自己这边揽。


肩撞进他怀里的时候,李懂本能的反抗了下,到底还是力道不够大。

“走咯,哥带你吃点好的。”顾顺说话的时候弯着眼笑,明晃晃的露出一口牙,李懂觉得太耀眼。

身后杨大队长笑着感叹队里“兄友弟恭”的好情谊,转头问徐宏吃不吃麻辣烫:“医院楼下有一家特别知名的街头小吃,我请你吃啊。”

“队长,我们呢?”身后庄羽问。

“一起一起呀!”杨锐话没说完,又被徐宏截过话头:“请我们就吃麻辣烫啊?”

顾顺的手还搭在李懂肩上,半回过身子说:“我知道前面有一家西餐厅不错。”

“走走走!”徐宏做了决定,一群人在医院楼下欢呼,李懂看看队长,又看了眼顾顺,不说话表示赞同,只有杨大队长,还没舒展开的笑容定格在脸上。

这个新来的,呵。



3


李懂和顾顺的默契也不是来的那么容易。

训练没配合好,误了进度,杨锐首先骂了人。杨锐这个人,别看平时和和气气,真到了这种情况正事上,比谁都卯足了劲儿。

杨锐训话的时候,李懂低着头不说话,倒是顾顺,嚼着口香糖吧唧吧唧。

李懂撇一眼杨锐,悄悄拉了下顾顺的衣角,示意他注意点纪律,顾顺立刻停了嘴巴也站在一旁不说话,还时不时的侧眼去看李懂。

初秋天气渐凉,风吹过的时候,顾顺在心里抖了抖,脸颊还没来得及擦去的汗极速吸热蒸发,更加加剧了寒意。

李懂圆润的侧脸从他的高度俯视,显得极为可爱,对方一脸自责的纠结,上牙偶尔愤愤的轻咬下唇,顾顺突然就想起自己小时候养的白兔,圆鼓鼓可爱的很。


中午休息的时候,顾顺敲了李懂的门,二话不说拉着对方就往宿舍天台上走。

李懂穿的少,顾顺脱了外套给对方披上,又被李懂拿下来还了回来。

“干嘛?”

“我又不是女孩儿。”李懂说话的时候,神情严肃。

“不是女孩儿,也是会感冒的。”顾顺不接衣服,自顾自坐在横杠上,“我说李懂,你怎么就一个表情?”

李懂没说话,在顾顺身边坐下。

“诶?怎么,挨训生气了?”顾顺又问。

“我没。”

“那你笑一个给哥看看?”顾顺说着话,就要上手去戳对方的脸颊。

李懂往后仰去躲避,顾顺眼疾手快拉他手臂:“你不要命了?这摔下去,还没为国征战,就……”话没说完,被李懂在胸口硬生生打了一拳,顾顺捂着胸口佯装受伤。

李懂不去理会,自顾自地说话:“我总是害怕。”

顾顺停下动作,认真地听李懂说起来。

“有时候觉得压力很大,就会急躁,心很难静下来。”李懂调整了下坐姿,“罗星总让我稳住,我知道他总在保护我,可这不能让我安心。你知道么,罗星这次受伤,很大责任在我。”

“不是。”顾顺打断了对方说话,“责任不在你。”

他说话的时候铿锵有力,像是一字一句就能显得更为权威一般。

顾顺揽过李懂接着说:“没有谁是谁的责任,我们都是彼此必不可少的人,你是我的铠甲,而我是你的武器。你和罗星也如此,我们任何人都对彼此负责,也对自己负责。”

顾顺接着说:“李懂,你可以的,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是优秀的。”

金色的阳光洒在顾顺的脸庞,熠熠生辉。李懂转头撞进对方深不见底的眼神里,风吹发梢,他突然意识到眼前的男人高大而英俊,褪去往日的痞气和不恭,他是如此成熟而稳重。

那个天台的对话李懂记不清楚,他们聊的太久,像是一对相识已久的老友,敞开心扉的得来一场长久的交流。

他清楚记得,顾顺说,李懂,相信自己,相信我。



4


石头悄悄给佟莉塞了颗糖,糖还没送到女孩手心就被眼尖的顾顺看见。

“诶?见者有份啊,我们怎么没糖。”

顾顺这么一说,大家都看石头,男孩生涩害羞的搓搓口袋说:“我只有最后一颗了。”

大家好不容易在疲惫和高度紧张里找到一丝松懈的机会,七嘴八舌起来。

庄羽说:诶,兄弟如衣服啊。

陆琛说:你看看,我想吃一颗他的糖,还得靠偷,待遇可真不一样。

徐宏说:诶呀,我嘴巴有点淡,没什么味道啊。

杨锐说:队长没地位啊。

李懂看了眼大家,解围的说:“顾顺,自己口袋里不是有一盒口香糖么,快拿出来给大家分分。”

顾顺一脸无语的看着他,极其不情愿的掏出一盒完整的绿箭。

一群人嚼着口香糖,被正好路过视察的领导一脸震惊的怒视,就是后话了。




5


十二月的气温,大有霜严衣带断,直指不得结的意思。

李懂拿望远镜的手冻得通红,顾顺在耳边低沉的说话:“手拿稳。”

热气撒进颈窝,李懂在心里一抖,刚舒展了一下已经僵硬的指节,就被一只温热的手掌包裹在内。

顾顺手掌宽大,白皙而骨节分明。李懂回过头去看,对上对方满带笑意的眼睛,他有些窘迫,想要挣扎,却逃不出对方的苍劲有力。

他回过头去继续看望远镜,后面传来轻笑,顾顺说:“你耳朵,红了。”

李懂觉得热气从心而生,铺满在整个脸颊,他红着眼皮不说话,倒像是十七八岁娇羞的孩子。

顾顺依旧没有松手,他松了另一只手,去摸一侧的口袋,末了拿出一颗橘红色的糖,糖纸在阳光下折射出缤纷的颜色。

“给你糖,我只有一颗。”

李懂把糖塞进嘴巴的时候心想,橘子味的,真甜啊。



6


通讯器里杨锐大吼:“下次训练,顾顺李懂的通讯器给我没收了!”



---end---






评论(30)
热度(1280)

© 五月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