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懂】雾霭

*合志《白日焰海》解锁


1


李懂刚进部队的时候,身高一米七不到,那会队里公告栏很高,李懂总要踮着脚看,他一手拿着块毛巾,一手拎着桶水壶看得仔细。

身后来来往往换了好几拨人,李懂还在那儿晃着,好像有不把通知挨个看得清楚,就不善罢甘休的架势。

日子往后过,李懂的身高蹭蹭地上窜,到还是绒毛的发型,罗星说:“你这人,怎么光见你长个子,不见老啊。”


李懂是先认识的罗星。

那个时候他还没进蛟龙,上面安排他跟着罗星学习,罗星比他大不了几岁,却非常出色,李懂时常和队友高歌师父的厉害,有一回传到罗星耳朵里,对方笑的一口大白牙,一把搂...

【顺懂】一封情书

*小段子

*反正又是可爱的队长委屈巴巴


1


杨锐心里有喜欢的人,这件事情只有顾顺知道。


故事还要从一周前说起,顾顺推开杨锐宿舍门的时候,对方正趴在桌前埋头写字。


昏暗灯光,配上窗外深蓝色的天空,顾顺看着杨锐的背影,居然觉得有一丝的浪漫。


顾顺靠着自己的大长腿两步跨到杨锐身边,对方一脸局促,企图将手里的信纸藏起来,可惜人一旦上了年纪,反应总是慢半拍——才刚拉开抽屉,信纸就被眼疾手快的顾顺捏在手里。


“杨队,这是什么?”蛟龙队内关系好,私底下...

【顺懂】是明是暗(三)

-----------


李懂这个人,性格沉闷。以前罗星在的时候就不怎么说话,后来顾顺来了,反倒好一点。这件事本身还是因为顾顺这个人没脸没皮,又极度自信。


可真要说顾顺,其实也有心思细腻的一面。大部分时间里他插科打诨一流,表面上嘻嘻哈哈和谁都有说有笑的,骨子里其实是温柔的人。比如,他刚来没多久,就能发现李懂的心事。


这大概还是要归功于平日里长时间的朝夕相处吧。


自从罗星受伤以后,李懂虽然面上不提起,但顾顺知道他其实内心是自责的。


李懂是属于那种技术一流但状态随机的人,...

《硝烟里的协奏曲》宣传与预售

《硝烟里的协奏曲》宣传与预售


作者:五月梅花

原作:《红海行动》

cp:顾顺x李懂

年龄向:全年龄


封设: @南大古 

排版: @Angeline 

一校:上官瑾越

二校: @森萤 (五环R93)

主催: @森萤 (五环R93)

印刷: @鲸鱼组 

代理: @鲸鱼组 


内容:

《硝烟里的协奏曲》正文

+6000字未公开新番外

5W2千字

页数:130P


封面:莱尼纸

内页:100g白道林


预售时间:5.2 20...

【顺懂】你见过什么事情往『奇怪』的方向发展发展下去了?

啊哈哈哈哈哈,你好棒!真的把脑洞写出来啦,所以天花板上,真的没有爱心形状的蛋糕坯子吗?

被海带舞吸引的李懂,觉得顾顺丑的李懂,炸了厨房的李懂,写寿比南山的李懂,实在是太可爱啦!

男孩子看你的时候就是要你吻他哦,顾顺是对的!

谢谢你哇,教我写字的叶老师,我们的缘分因为二校的一个注释而起,觉得很幸运哇认识你。
OvO生日文我好喜欢!!谢谢你呀,今天也依然爱你呀。

叶落知秋:

送给我的小可爱 @五月梅花 祝你生日快乐哇⊙ω⊙
虽然你发刀 但我还是要写我的小甜饼🙄


懂懂审美缺陷AU
恶搞为主,请勿深究


01.


李懂扫了一眼门上挂的“营业中”,推开门走进一间蛋糕店。...


【顺懂】晚

 *可能需要预警


李晚的上司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明明是大她近三十岁的年纪,倒是丝毫不妨碍他笑起来嘴角的勾人。


大概是身高加持,上司自有中年人独有的味道,公司里的姑娘总是将他列为茶余饭后的主要话题之一,李晚也是其中一个。


当然,她是不同于其他姑娘的。


对于李晚来说,上司仅仅只是一个外表俊朗,能力卓越的优秀之人,每次和父亲谈及时,对方总是笑起来,然后嘱咐李晚,以后你也要成为和你上司一样优秀的人呀。


这时候母亲便会在一旁责怪,女孩子嘛,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好。...


【顺懂】操心的队长

很久没写小段子了


1


杨锐最近看了一本小说,故事结尾,男主人公头也不回的离开,只留下女主一个人原地哭泣。


杨锐心里难受,一脸忧郁的45度角仰望天空。


徐宏问:“你干吗呢,怎么一副在食堂吃坏了肚子的样子。”


杨锐说:“为什么每一段爱情都不能安安稳稳甜甜蜜蜜的走到最后?”


徐宏一惊:“怎么了?也没见你恋爱啊,什么时候的事?”


小说是杨锐花了三天看完的,他觉得自己表达能力不行,如果要认真给徐宏讲这个故事,大概要花上大半天时间,所以他选择放弃。...

【顺懂】在此之前



青春期是什么,大抵是千丝万缕的情绪拔地而起,带着惊涛骇浪的仗势奔腾而来。
气势太过于磅礴,所以在后来的日子里才会留下深刻的记忆。
到底是因为所谓独立个体自身,还是因为在这个特殊节点的时间所造就的错觉,这就不得而知了。

李懂是在16岁的一次军事讲座上认识顾顺的。
那是夏日蝉鸣的一个午后,不带一丝阴霾又或者是让人厌倦的困顿。
那个年代,各种条件都没有完善,礼堂还只是吊着几顶吊扇吱呦吱呦的转,李懂明显感受到后背的潮湿和粘腻。
长官在前面做发言,李懂听得认真,仿佛要把光荣信仰的每一句话都铭记在心。
不过是个开场,自然要引出演讲的人,长官一串华丽的修饰语里,顾顺走上讲台。
那是李懂第一次见到这个人,带着金黄色的光,明亮...

【顺懂】唱一首歌

谢谢你们哇,留言和私信总是看得我很感动。

---------


1


李懂最近牙疼,吃饭的时候疼,喝水的时候疼,就连睡觉的时候,也觉得煎熬。

这算不算是旧病复发。

小的时候,李懂也疼过一会,那个时侯小孩心性,爱吃甜食,每天拿着巧克力当饭吃。

后来用冷水刷了牙,酸的整张脸挤在一起,去医院医生说蛀牙到了需要根管治疗的地步,李懂那会还不懂,以为就是塞点填充物的事。

神经没烂到根,他觉得有一把电钻在攻击自己的牙床,疼的眼泪往下掉。

再后来,李懂戒了糖,一戒就是十几年。


2...


【顺懂】是明是暗(二)

李懂架着枪躲在一个巨大的绿色铁通后面,两旁几个灰色的泥石袋与之形成天然的缺口,地理位置算是得天独厚。


通讯器里传来张天德的怒吼:“李懂,嘛呢!开枪啊!”嗓音之大,震耳欲聋。李懂翻个白眼心想,身为人民英雄你可真是真的勇士,敢于面对枪林弹雨的人生,但你特么这么大声,敌军都发现我的位置了。


结果李懂还来不及开枪,就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激光枪打中了侧脸。他低头看手上的电子表:GSkillsLD。


啧。


临近年关,队里突然发通知提早回家过节,一群年轻人嚷嚷着入伍这么多年,第一次有这么好的...

【顺懂】是明是暗(一)



张天德的体脂几乎为零,如果海军每年年会出个模特t台秀,那他那接近一米九的身形一定拔得头筹。

蛟龙男模也要落入俗套的爱情谜团里。那会罗星还在,整天想各种法子帮他追佟莉,面上说着“追女生,哥在行”,夜里偷偷使用搜索软件查各种资料。

徐宏早就说过:“石头,你别信罗星,这个人自己30都好几了,还单着呢。”

那会罗星刚过了31岁生日,一脸不乐意的反驳:“我这是30才刚出头,怎么能叫30好几了。”

李懂在一旁偷偷补刀说:“我作证,星哥每天晚上玩手机,屏幕亮的晃眼,一看就是查攻略呢。”

“我那叫,大量搜集信息,用最快途径找出最优的解。”

搜集的最后结果就是张天德变着法子的给佟莉带早饭,发信息,雨天送伞,雪天送热水,真到...

【顺懂】你最可爱

*


普希金说: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而思索后,还是这样说。


李懂合上书感叹文人总是能利用自己的优势,将浪漫这件事发挥到极致,话还没说完,一旁的顾顺探出半个身子抬手抽走了李懂手里的书说:“我最瞧不上文化人说情话了。”


李懂回过头去,看隔壁床的顾顺问:“人家怎么你了?”


顾顺啧了一下,极为不满的神情:“这让我们这些普通人还有什么活路?”


李懂心想,我们好歹也是保卫国家的战士,怎么能说是普通人。拉了被子去够墙头的开关,试了好几次都没够到,有些...

【顺懂】队友间的情谊

1


李懂恋爱了。


严谨一点,应该说,李懂有了喜欢的人。


对方是和他做了很久搭档的狙击手顾顺,身高187,长相英俊,笑起来露出小虎牙迷人又可爱。


顾顺对任何人都友好热情,这让李懂很惆怅,暗恋一个人,心里时常发着酸。


队里开会的时候,队长总是说,蛟龙是一个团队,大家有任何问题,一定要提出来,相互帮助才能团结一致。


李懂动了心思,打算找队长谈谈心。


2


杨锐的宿舍门虚掩着。李懂正...

【顺懂】他很幸运



食堂2号窗口可爱的女孩有幸加到顾顺微信,靠得是得寸进尺的没脸没皮。
 
少女心气,大概心里有了在意的人,便是千军万马也遏制不住的勇气。
 
微信通过的的时候,她在床上一蹦三尺高。
 
女孩没有主动发信息,点了朋友圈一张一张往下翻。
 
顾顺不常发状态,大多数时候也只是拍一张生活照,不加任何话语。
 
铿锵男儿,英姿飒爽。
 
海军自有气宇不凡的潇洒,可顾顺却多了玉树临风的样貌。
 
所以女孩子才爱呀。
 
她翻到春节前的一张照片,橘色的阳光下,是另外一张侧脸。
 
女孩认得,是常去5号窗口买早饭的少年。
 
说是少年,也不年少,只不过...

【顺懂】都怪杨惠



1

过年回家,杨惠一直坐在沙发上抱着个手机玩。

杨锐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她,一副队长的样子,眼神凌厉。

杨惠问:“哥,你干嘛?”

心里那句,你再瞪,眼睛也比不过徐宏没敢说出来。

“难得回家,多和家里人说说话,别一天天的抱着个手机玩。”

杨锐一边说,一边弯腰没收了杨惠的手机。

厨房里长辈喊着过去帮忙,杨锐使了个眼神示意妹妹去帮忙,迫于淫威,杨惠翻了个白眼就往厨房走,末了说:“哥,你可别偷看我手机啊。”

“谁要看啊!”

2

杨锐在偷看妹妹手机。

手机停留在小说的页面,杨锐有点欣慰,没想到小惠还爱看书。

他凑近一看,嗯?

【顾顺搂着李懂,眼神里流露出深情。他缓缓地贴近,再贴近,李懂的脸蹭的一下红起来。】

等等,这是什么?

杨锐又快...

【顺懂】冬日雪

可以看做是离人心上秋的后续。


有小可爱给我指正了一个错误,摩洛哥从2016年开始对中国公民免签了。是我还停留在远古,在这里道个歉,也谢谢给我科普的你呀。


 ----------


圣诞前夕,李懂穿着厚重的大衣在尼古拉教堂门前,身着华丽服饰的哨兵换岗极富隆重的仪式感。

李懂在瑞典已经小半年,刚来那会,是斯德哥尔摩的初夏,大片白昼的时间,竟没有全黑的夜。一转眼,已入寒冬,到处都是白茫茫的景色,白日极短,漫天飞雪,让整个城市显得辽阔而静谧。

外企公司在瑞典设立了分部,刚成立没多久,急需有能力的管理者。李懂在工商管理方面...

【顺懂】离人心上秋

李懂刚到卡萨布兰卡的时候,正巧摩洛哥独立日。


三月的城市,阴冷潮湿,多日绵延不断的小雨将这座白色的城市浇的沉重,可天空又是湛蓝色的。


北非极致热情与大西洋带来的凌冽碰撞出了这个季节里独有的味道。


李懂就住在海滨大道上,出门用不了多久时间,就能到哈桑二十清真寺。房间极具摩洛哥当地风情,颜色明亮活泼,极具张力的鲜红色映衬着生机勃勃的翠绿色,李懂躺在彩条色的床单上不愿动弹。


他上一次想来这里的时候,还是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泥沙之间他靠着望远镜把那座城市的每一寸角落都看得清楚。...


【顺懂】庄羽的夜宵

小段子

1

顾顺刚认识李懂的时候,对方还沉浸在罗星受伤的悲痛里。

二十出头的小孩,心理承受能力差,作为搭档的顾顺,也只能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

“你打我干嘛?”李懂嘟囔着,一脸愤恨。

“你对打这个字,是不是有什么误解?”顾顺说。

徐宏安慰李懂说:“罗星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顾顺说是初来乍到,其实除了李懂,大家都认识。

狙击精英,腿长脸帅,走到哪里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队里年轻的小护士们凑在一起交头接耳,生怕顾顺不知道在讨论他一般。

李懂心想,现在的小姑娘,可真颜狗,以前还说着自己可爱,没过半个月,就有了新的小墙头。

2

墙头这个词是徐宏教他的。

有一回队里聚集看教育电影,电影里的演员说话风趣幽默,演技炸裂。

李懂问那是...

【顺懂】让他靠岸

1


李懂退伍那天,是顾顺来接的他。


黑色的汽车,深色西裤靠在车门边,一副偶像剧男一号的姿势,李懂在心里啧了一声,还是递了行李上车。


李懂年纪小,早年里送队长副队的时候哭的稀里哗啦,轮到自己了,反倒镇定不少。


顾顺把车直接开到了饭店说:“他们都到了,就差你一个了。”


车停下以后,李懂问:“几个人?”


“八个人。”


李懂心想,哦,那罗星没来。


罗星比他们都早几年退伍,后来那几年复建的不错,也能跟着一群老战友出门爬爬山喝喝茶。


前几年听杨锐...

【顺懂】钥匙扣

小段子


今天队长也依旧出色呢。


1


顾顺捡到一串钥匙,掉在宿舍楼2楼转角的位置。

钥匙有3把,中间还串了一个粉红色的电吹风一样的东西,他看了老半天也没看出那是什么。

还没走出10步,撞见李懂,神色焦急。

顾顺问:“你干嘛呢?”

李懂回答:“我的钥匙不见了。”

“是这个么?”顾顺挥了挥手上的钥匙。

李懂正要接要是,却被顾顺提前一步收回了手:“诶?怎么感谢我?”

顾顺耍起流氓来,谁都没办法,再加上李懂又是个老实人,满脸通红的憋了半天,说:“要不我请你吃饭吧。”

“成交。”

2

隔天遇见杨锐,顾顺问:“队长,你知道粉红色的吹风机是什么?”

杨锐心想,粉红色的吹风机,当然就是吹风机了,这是什么智障问题...

1 / 2

© 五月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