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昉】没有寄出的信

*《硝烟里的协奏曲》有余本,想要买的话,通贩购买点这里 

* 在RPS的边缘试探很久,小心翼翼跨过去了

* 半真半假不要相信,不是be


 

 

昉儿:

 

 

拍戏的地方是高山,这里常年郁郁葱葱,导演说这是大自然生机勃勃的痕迹。

前些日子在山脚的木屋小店里看见好看的信纸,忍不住买下来。

说来也奇怪,二十好几的人了,居然也莫名其妙的冲动一会。

回了住的地方才冷静下来,想着干脆给你写封信吧。

 

北方人喊你名字总习惯性的带着儿化音。

尹昉儿,昉儿。

我喊的习惯了,到也不知道你听不听的惯。

反正嘴巴张在我这儿,你也由不得我。

 

认识你这件事似乎还在眼前。

你长我几岁,虽然这件事要是不说也没人看得出来。

以前人们说岁月雕刻容颜,在你身上似乎不怎么能印证,初见你的时候以为是个小孩儿,穿着连体的衣服,连说话都是黏黏腻腻的慵懒。

你说连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我便连说话都小心翼翼,生怕一张口就把入睡的你吵醒。

飞机飞了很久,我偷偷打量你好几回,当然,你不知情。

现在想起来,有点像变态,不知道你的工作人员有没有私下提醒你离我远一点。

 

拍戏也好,采访也罢,还是想说一些你不知道的事。

我本不爱艺术,觉得那些抽象飘渺的东西离我很远,认识你以后,我觉得近一些,却仿佛又更远了。

你说要去那些犄角旮旯的地方拍照,我心里不愿意,但还是跟去了。

不愿意是因为不理解,去了是因为不放心。

我学着你的模样偷偷拍那些风景,可画面总和你千差万别。

都说学艺术的人无论审美还是思维方式都与众不同,我倒是有点相信了。

 

他们喊一你声尹老师,我也在心里偷偷喊一声。

你带着我走了很多我本不会去的小巷,见识了不一样的风土人情,这让我在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与人津津乐道。

即便是昨天,我还和剧组的工作人员聊起摩洛哥的羊。

像是高山流水的余音,带着点回忆的甜蜜缭绕心头。

 

与人相处久了,大概真的会有相像之处。

我也会做几个简单的菜,是你那时候教我的。

我一直记在心里。

上一次做是剧组刚开机的那天晚上。

他们笑着说,定是为女朋友准备的拿手菜,我却在心里想,他们都不懂,主要是老师教得好。

 

前几天拍了山上的风景,觉得有一丝你的韵味,本想上传到网上,打了几个字又全部删掉。

那种感觉其实很难形容,就好像是心里的珍宝,舍不得给别人看见。

可明明是不相干的风景,又怎么算是珍宝,说到底还是心怀鬼胎。

 

拍完红海的那段时间,我一个人住在酒店里,好几次想给你打电话,却找不出个由头。

你是我见过最正直,善良,温柔又有趣的人,所以有些话我就不太敢说给你听。

说出口就会变得沉重,每一种感情上的沉重。

那段时间被拉的很长,可过着过着竟也这么过来了。

在很多个城市往复,走过每一个大街小巷,住进形形色色的酒店,每一次都不如摩洛哥的日子来的真实。

这里冰冷,那里和煦。

你不在,就好像什么都变得无趣。

你是魔法师么?

 

进入宣传期的时候,我觉得身子又开始回暖些。

见你的前一天晚上特地健身三小时,经纪人还欣慰的给我转了五块钱以示鼓励。

他哪里知道我认真的刮了胡子,试了四五套衣服,还对着镜子联系了很久的开场白。

 

真的见到你,倒也不是心里百转千回的情绪。

和你大大方方的握手,拥抱,相互寒暄。

你依旧可爱,以前你说,男孩子定是要成熟稳重气宇轩昂,可我还是想夸你可爱。

你苦兮兮揉着脸颊瞪我,我又想伸手抱抱你了。

 

宣传期很快就过去,前路茫茫。

小时候想过无数种长大后关于爱情的故事,每一种都圆圆满满,现在才发现,是这么难。

难有难得好,至少予人动力。

 

总觉得还会见面。

你信不信命运?

那天做梦,梦到我们又在一起演戏,醒来以后看见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打在被子上,像是抓不住的神明之光。

我很少做无缘无故的梦,所以我深信不疑。

明天又要上到山上去,拍戏挺苦的,可想到有可能会再见到你就什么怨言都没有了。

 

我这个人说话毫无逻辑,又絮絮叨叨,明明知道是一封不会寄出的信,却偏要写,就好像秘而不宣的情感如若不写出来,它不真实似的。

可心就在那里啊,逃不走的。

其实也是有好处的。

刻在纸上,勇气就仿佛长出枝桠,开出花朵。

 

我不知道我们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可我还是想给自己立下承诺——如若相见,我也要勇敢一回。

 

 

                                                                      2018.6.30

 

评论(17)
热度(186)

© 五月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