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懂】一封情书

*小段子

*反正又是可爱的队长委屈巴巴

 

 

 

 

1

 

杨锐心里有喜欢的人,这件事情只有顾顺知道。

 

故事还要从一周前说起,顾顺推开杨锐宿舍门的时候,对方正趴在桌前埋头写字。

 

昏暗灯光,配上窗外深蓝色的天空,顾顺看着杨锐的背影,居然觉得有一丝的浪漫。

 

顾顺靠着自己的大长腿两步跨到杨锐身边,对方一脸局促,企图将手里的信纸藏起来,可惜人一旦上了年纪,反应总是慢半拍——才刚拉开抽屉,信纸就被眼疾手快的顾顺捏在手里。

 

“杨队,这是什么?”蛟龙队内关系好,私底下倒也没什么上下级的生疏,顾顺低头扫了两眼,“哟,情书啊。”

 

顾顺说话的时候,杨锐一把抢过信纸护在怀里,耳朵有些发烫,但也看不出羞涩:“你怎么随便看别人隐私。”

 

“所以,杨队,你这是写给谁的?”顾顺一屁股坐在桌角上,一脸八卦。

 

“关你什么事。”

 

“啊,我最心爱的,你就像那蜿蜒而上溪流,清澈而……”顾顺开始动情的背诵刚才看到的内容,“诶?不对,杨队,你这个反科学啊,溪流只能蜿蜒而下吧。”

 

“闭嘴吧你。”杨锐恼羞成怒。

 

“你不告诉我是谁,我就继续了啊。”顾顺表情真诚,仿佛在歌颂莎士比亚的诗句,“清澈而温柔……诶,杨队,溪流怎么温柔,你这狗屁不通的文笔,小学体育老师死得早吧。”

 

“啊?为什么不是语文老师死得早?”

 

“哦,就是体育老师教的语文,害死得早,就嘲讽你更差吧。”

 

“……”杨锐在心里疯狂辱骂,又担心顾顺继续下去,只能小声的说,“诶呀……就,我们队的,你也认识。”

 

“啊?我们队,人很多,谁啊?”

 

“就……两个字的。”杨锐说话的时候低着头不敢看顾顺。

 

“我啊?”顾顺一脸震惊。

 

杨锐出离愤怒:“你要点脸!”

 

顾顺边笑边把队里两个字的排了一边,结果发现除了张天德,都是候选人。

 

“陆琛啊?”

 

“不是!”

 

“庄羽?”

 

“不是!”杨锐气得牙痒,“最可爱的那个。”

 

最可爱的,那不是李懂么,顾顺瞪大眼睛,还来不及开口,就见杨锐将信纸塞到信封里。

 

“你帮我,交给他吧,别说是我写的,先看看情况再说。”杨锐把信封塞进顾顺手里,推搡着他出门,关门前还不忘做了个保密的手势,“别和别人说。”

 

 

 

2

 

顾顺百般不乐意的回去,遇上正要打水的李懂,于是心一横把信封塞他怀里,头也不回的往自己宿舍走。

 

李懂看了眼怀里的信,又回头看看心情低落的顾顺一头雾水。

 

说是心情低落,其实顾顺更多的是生气,自己和自己生气。

 

顾顺这个人不擅长表达,总喜欢把关于感情的事藏在心里,小的时候暗恋隔壁的邻居小姐姐,结果愣是2年没敢说出口,直到对方搬了家,他们的交集依旧止步于彼此微笑的打招呼。

 

后来长大一点了,人是开朗了,但关于感情这件事,还是小心翼翼,这点他还真是差了杨锐不止一点两点。

 

杨锐喜欢李懂,他也没有办法,若叫他暗中使坏把信烧了,他是做不出来的,可换做谁遇上朋友和自己爱上同一个人,心里多少是不痛快的。

 

能怎么办,那就公平竞争呗,男子汉嘛,该有的决心还是要有。

 

 

 

3

 

窝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信这件事,很浪漫。

 

李懂小时候很向往这样的偶像剧桥段,而此刻他只觉得被窝里氧气稀薄。

 

他把信反复读了两遍又想起顾顺有些沉闷的神情,心里猜测他可能是在害羞吧,想到这里李懂笑出声来。

 

他以前以为顾顺只会酷酷的训练,外加和他斗嘴,好几次把他气得不行,想到到还有这么温柔可爱的一面,虽然——顾顺的语文不怎么样。

 

写情书这件事要是早十年,李懂可能不觉得有什么,可放到二十好几的顾顺身上多多少少有些违和。

 

越是违和,越体现出弥足珍贵的可爱来。

 

李懂用指腹捏着信纸摩挲,笑声从嘴角漏出来,他又立刻捂着嘴关掉手电筒,抱着薄薄的信纸沉沉的睡着。

 

 

 

4

 

隔天早上,顾顺和徐宏坐在食堂吃包子,电视屏幕上在放电视剧,不知是没开声音,还是音响坏了,两个人就坐在那里看无声的情节。

 

“副队,这个字念什么,长生什么?”顾顺指着电视扭头问徐宏。

 

“歌伟,晷。”

 

徐宏说话的时候,李懂和杨锐端着2号窗口的粥走到桌边。

 

“你语文很差诶。”李懂坐在顾顺对面若无其事地说。

 

顾顺疑惑地“啊”了一下,又想起可能是在说刚才不识字的事,只好不服气的瘪瘪嘴咬一大口包子。

 

坐在斜对面的杨锐咳了两声,朝着顾顺挤眉弄眼,顾顺心领神会的给了他一个“一切都搞定”了的神情。

 

徐宏在一旁平静的问:“嗓子卡鸡毛了?”

 

 

 

5

 

这顿早饭,大家吃的心怀鬼胎,一个个或不说话,或不敢抬头,唯独徐宏一口气吃了3个包子,还喝了顺手从隔壁桌石头那儿抢来的豆浆。

 

石头在一旁捂着胸口做心痛状,敢怒又不敢言,只能把气撒在一旁的陆琛身上。

 

“你前两天的告白成功了吗?”石头问。

 

“没有,她当着我的面把信撕了。”陆琛可怜兮兮的回答。

 

“呵,这年头,傻比才写情书。”抒发了怨气,石头觉得一身轻松,结果隔壁发出此起彼伏的咳嗽。

 

一个是被粥呛到的杨锐,一个是被包子噎到的顾顺。

 

杨锐心虚的看了眼对面的两个人,然后愤怒的瞪了一眼隔壁桌的石头。

 

而顾顺这边就比较复杂了。

 

顾顺先是怜悯的看了眼杨锐,还没缓过气来,对面的李懂用安慰的语气小声说:“其实,情书也……挺好的啦。”

 

李懂说话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立刻埋着头喝粥,这句话在顾顺那里却像是一记重拳砸在胸口,闷闷的。

 

李懂该不会也对杨锐有意思吧,顾顺正心里担忧,5号窗口阿姨的手机铃声响起来: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顾顺的心情更加阴郁了。

 

2号窗口可爱的小姑娘一脸敬佩的看着接电话的阿姨,没想到阿姨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6

 

顾顺把李懂拉去天台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起因是杨锐觉得暗恋这件事不适合成年人做,于是拉了顾顺想让他帮忙直接告诉对方信是他写的。

 

顾顺一脸温柔的拉起李懂的手说:“懂啊,我有两件事要和你说。”

 

李懂只猜到了其中一件,但还是期待的看着对方。

 

第一件自然是告白,从高山流水到万家灯火,他气势磅礴洋洋洒洒说了十分钟,李懂却只是盯着他的眼睛,那里有自己的倒影,他笑起来。

 

“你别只笑不说话啊,倒是给我的回应。”顾顺有些着急,语气里满是彷徨,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满腔爱意却惴惴不安。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啊?你怎么——”

 

话还没说完,李懂垫着脚去亲对方的脸颊。

 

夜很黑,他们看不出彼此红了的脸颊。

 

“第二件事是什么?”李懂问。

 

“信是杨队写的。”

 

“啊?”

 

后来他们在天台拿着信一字一句的“批阅”,靠在一起乐不可支,睡在床上的杨锐打了个喷嚏,起身关了窗。

 

 

 

7

 

周末的时候,顾顺拉着李懂去找杨锐,毕竟这公平竞争的事,还是说清楚的好。

 

敲了门进去才发现徐宏也在,两个人又有些犹豫。

 

徐宏一看情况,说着“那我先走了”转身就要离开。

 

杨锐一把拉住徐宏的胳膊说:“没事,你别走。”说完又对顾顺李懂说,“你们就直接说好了,什么事。”

 

顾顺看了眼徐宏,又看看杨锐,清了清嗓子说:“杨队,我和懂在一起了。”

 

李懂不好意思的咬了咬嘴唇在一旁不说话。

 

“杨队,对不起啦,感情的事,公平竞争嘛。虽然我知道你也喜欢他,可懂喜欢的是我。”顾顺说话的时候语气里带着甜蜜的欢喜与自豪。

 

“等等,我喜欢谁?”杨锐困惑。

 

“你不是喜欢懂儿,还让我递情书嘛?虽然写的狗屁不通……”

 

“谁说信是给他的?”杨锐瞪了眼睛质问顾顺。

 

“不是你说的,两个字,最可爱的——”话没说完,顾顺扭头就想找徐宏评评理,刚对上徐宏看好戏的眼神停在那里。

 

完蛋,好像弄错了。

 

顾顺拉了李懂就往外跑,嘴上还说着:“误会误会,打扰打扰。”

 

 

 

8

 

恩?你问后来啊,哦,就是徐副队买了本《汉语言文学宝典》送给杨队。

 

 

 

---end---

评论(41)
热度(612)

© 五月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