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懂】是明是暗(三)


-----------

 

 

 

 

李懂这个人,性格沉闷。以前罗星在的时候就不怎么说话,后来顾顺来了,反倒好一点。这件事本身还是因为顾顺这个人没脸没皮,又极度自信。

 

可真要说顾顺,其实也有心思细腻的一面。大部分时间里他插科打诨一流,表面上嘻嘻哈哈和谁都有说有笑的,骨子里其实是温柔的人。比如,他刚来没多久,就能发现李懂的心事。

 

这大概还是要归功于平日里长时间的朝夕相处吧。

 

自从罗星受伤以后,李懂虽然面上不提起,但顾顺知道他其实内心是自责的。


李懂是属于那种技术一流但状态随机的人,怎么说呢,就好比篮球运动员平日里三分一头一个准,一遇上比赛就帕金森发作,紧张到自己都抑制不住颤抖的双手。


李懂是队里年纪最轻的观察员,年轻占了一部分原因,另外一部分,顾顺说李懂心态太差。

 

李懂自己也是知道的,抗压能力差这件事情,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纠正的。以前罗星温柔,凡事都挡在李懂前面,以保护李懂的安慰为己任,后来换了顾顺,倒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顾顺说,你又不是我孩子,你是我搭档,你就得克服了。

 

他说的没错,李懂道理都懂,可是每次一想起罗星受伤的场景,他又忍不住颤抖起来。

 

这是雪上加霜。顾顺好几次把“罗星可能后半辈子站不起来了”这句话推到嘴边,又因为李懂那些个自责难过的神情而吞咽下去。

 

李懂说,顾顺我们在练一次,我一定能行的,等罗星好了以后我要证明给他看,我没有辜负他的希望。

 

他说话的时候眼神清澈而坚定,像极了十几二十岁朝气蓬勃的少年,说出伟大神圣的而梦想。顾顺在一旁摸了摸下巴,笑的一脸平静,只希望那个时候优秀的你,别难过。

 

 

 

李懂的那个陶瓷杯子被顾顺种上了一个小仙人球放在窗边。绿色的绒毛小球很好养,几乎不怎么需要浇水,好几次顾顺徒手抓到球,被那一身毫无攻击力的短毛弄得郁郁寡欢。

 

李懂看一眼愁眉苦脸的顾顺用无声的表情表达自己的无语,顾顺在一旁念叨:“你说小圈为什么就没有锋利的刺,这不符合一个仙人球该有的特色。”

 

“小圈是谁?”

 

顾顺指指杯子里的仙人球,一脸你是智障嘛的神情。李懂无语的拿了洗澡用具往外走,说:“就是这种品种,你要有刺,你买大的啊。”

 

“也是,你这盆做的这么大,我当初真该买个大点的。”顾顺说话的时候,李懂把门关的“哐当”直响,“小圈啊,你这样也好,可别像你哥哥一样,浑身带刺的,动不动就炸毛。”

 

后来有一回顾顺被派去执行任务,临走前喷了点水,还不忘和李懂说,好好照顾小圈,等哥哥回来啊。

 

李懂不知道这个哥哥是和他说的,还是和小圈说的,既然收人托福,李懂自然要好好上心。每天早晚各浇一次水,有时候喝完的牛奶还不忘留一点给小圈湿润湿润土。

 

沙漠植物每天经受水的滋润,自然迅速迈向死亡。等到顾顺带着一身伤痛回来的时候,看着烂在死亡边缘的小圈,老泪纵横。

 

李懂一副做错了事的孩子,起先乖巧的坐在边上不敢吭声,后来被烦的不行,直接起身去找陆琛,说是都是看病的,应该都能治。

 

陆琛以为是什么生死攸关的大事,带了一整个急救箱冲到顾顺宿舍,结果看到一颗即将烂掉的仙人掌,差点当场把急救箱砸烂在地上。

 

最后还是拉了有种菜经验的杨锐来,围着它看了半天,郑重其事的说出一句“没救了”,这场拯救小圈大戏才算告终。

 

顾顺心情承重,非说李懂弑弟,一定是觉得一室不容二刺,痛下杀手。李懂一脸看智障的神情,觉得在这种时候没必要和戏精辩解。

 

 

 

后来这件事被传到隔壁队那里,一个头发不比佟莉长多少的大眼睛女兵直接捧了一碰钢铁般坚硬的仙人球塞进顾顺手里。顾顺清了清嗓子正要拒绝,女孩脸颊一红,有些害羞的说:“能帮我把这个送给李懂么。”

 

顾顺手一抖差点没接住,既然是给李懂的,他也不好意思拒绝,只能咬着牙礼貌的说:“行,我一会就给他。”

 

女孩子连声道谢就要走,又被顾顺叫住,他老气横秋的说:“我们作军人的,还是要以国家为重,军人的职责是……”话没说完,女孩儿已经跑远了。

 

顾顺低头看了眼手里的仙人球,觉得万般沉重。

 

李懂吃饭的时候不怎么爱说话,小的时候父母教育吃饭的时候说话不礼貌,唾沫芯子喷得到处都是实在不得体。后来当了兵,新兵讲究纪律,更加养成了只要拿起筷子就只张嘴吃饭的习惯。

 

女孩端着饭盘小心翼翼坐在李懂身边的时候,最先震惊的是杨锐,小声问身边的徐宏什么情况,徐宏表示我也不知道。李懂扭头看了眼女孩,毫无表情的开始吃饭,女孩长了口又害羞的闭上。

 

顾顺打了饭,直接一屁股坐在女孩的另一边,先是大声的问女孩打了什么,然后干脆直接上筷子去夹了一块肉。

 

这下换来女孩和杨锐的一致目瞪口呆。

 

李懂吃了饭就往外走,临走的时候回过头去看了顾顺一眼,想开口说些什么,结果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的离开了。

 

下午的时候,李懂被派去给新来的学员讲座,那种干燥乏味的理论知识从同样干燥乏味的李懂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台下的学生几近昏睡过去,又被站在后面一脸严肃的杨锐,不经意的咳嗽声惊醒。

 

李懂语速缓慢,像极了小学时需要手把手教会知识点的老师,在某一个看似并不太重要的点上孜孜不倦。他讲课的大多数时候不需要看书,蛟龙优等生,向来都是精英。他转过身去在黑板上一步一画的写字,算不上好看,却苍劲有力。

 

杨锐就这样站在最后一排看他,这个人已经长成大人模样,却依旧带着稚嫩。他曾经为此担忧,战场上的军人自该有饱含沧桑的痕迹,而眼前的这个人,岁月对待他太过于温柔,以至于在他心里留下一个化不开的结。

 

那是罗星留下的。

 

他想起顾顺说过的,会陪着他,这又让杨锐有些安心。

 

课一直上到晚上,等李懂回到宿舍看手机的时候,才看到顾顺来了三条信息——

 

你跑哪儿去了?

怎么不来训练?

为什么不回我信息?

 

发送时间是中午,他倒也不着急回复,赶上正要出门的徐宏,一块儿去食堂觅食。才刚买了晚饭,手机又震起来,李懂塞一口土豆掏出手机,顾顺说,“饿死了,给我带个晚饭吧”。

 

李懂本能要拒绝,对方好像知道似的,发来一个楚楚可怜的杨锐.jpg。

 

李懂起了身去打包晚饭,连同自己还没吃完的那一份一并打包,在这期间又收到顾顺三个杨锐的凝视.jpg。徐宏扭过头问他:“你干嘛呢?”

 

“我先回去,宿舍门忘锁了。”

 

“你锁了。”徐宏一脸慈祥。

 

“……不,我没锁。”李懂诚恳。

 

 

tbc

 

评论(15)
热度(279)

© 五月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