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懂】晚

 *可能需要预警

 

 

 

李晚的上司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明明是大她近三十岁的年纪,倒是丝毫不妨碍他笑起来嘴角的勾人。

 

大概是身高加持,上司自有中年人独有的味道,公司里的姑娘总是将他列为茶余饭后的主要话题之一,李晚也是其中一个。

 

当然,她是不同于其他姑娘的。

 

对于李晚来说,上司仅仅只是一个外表俊朗,能力卓越的优秀之人,每次和父亲谈及时,对方总是笑起来,然后嘱咐李晚,以后你也要成为和你上司一样优秀的人呀。

 

这时候母亲便会在一旁责怪,女孩子嘛,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好。

 

 

李晚和上司不在同一层楼,所以不常遇到,唯独每周一的例会,她坐在长条会议桌的一侧,上司坐在最前面。

 

那是他们仅有的见面机会,可李晚发现,上司总会盯着她看——至少她抬头的时候会撞进对方深不见底的眼眸里。

 

同事悄悄问她,上司是不是对她有意思。

 

李晚摇摇头,谁知道,毕竟连对方联系方式都没有。

 

她在餐桌上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父母,父亲皱着眉让她注意些,一定要杜绝职业潜规则。

 

父亲曾经当兵,总是一身正气的模样,就连思想都是循规蹈矩的。

 

母亲夹了一筷子菜放到父亲碗里,用不屑的语气反驳,万一是我们女儿太优秀,领导想要栽培她呢。

 

 

这件案子很快就破了。

 

上司有一个堂弟,大概是继承了家人的优点,生得俊朗,能力优秀,年纪轻轻便拥有自己的企业。

 

李晚曾经见过他一回,是在公司的年会上。

 

就像那句话:you had me at hello。

 

所以上司将他介绍给自己的时候,李晚还是在心里小雀跃了一阵子。

 

 

他啊,一回家就拉着我这个堂哥不停的问你。

 

你别看他是我堂弟,比我小很多,只比你大四岁吧?

 

我看得出,你也对他有意思。

 

挺好的,李晚。

 

以后好好相处。

 

 

后来的事,如同正常人家的恋爱故事,好在彼此的父母都极为满意两个小孩,结婚成了水到渠成的事。

 

作为媒人的上司,本该在李晚结婚那天做证婚人,可惜总有些事这么巧,上司临时有一个出差,只好包了一个大红包,写着“新婚快乐”。

 

母亲拿着红包说,你们上司人真好,不但帮你介绍老公,还包这么大一个红包。

 

说完又玩笑的用手肘敲敲一旁的丈夫,你看看,还说人家想潜规则,小人之心。

 

父亲盯着“新婚快乐”几个字,长久的没有说话。

 

 

那晚,李晚的父亲喝多了,抱着前战友喋喋不休。

 

大眼睛的战友喊了李晚,让她好好照顾父亲。

 

小眼睛的战友叔叔一边把李晚的父亲扶上车,一边笑着说,他人生的大事啊,算是都完成了,高兴也是应该的。

 

李晚一脸不好意思,说,麻烦叔叔们了。

 

回家的路上,李晚拉着父亲的手问,爸,你怎么喝这么多?

 

我高兴。

 

一旁的母亲捂着嘴偷笑,你结婚了,你爸爸高兴坏了,而且今天还见到了战友。

 

话说到一半,母亲看了眼依旧低着头,眼神失焦的父亲,感叹道,听说有个战友没来,要是来了,估计他得喝的更多。

 

父亲没有说话,似乎靠着车窗睡着了。

 

 

孑然一身的上司,后来也找了一个伴,倒不是女人,是一只金毛。

 

公司的姑娘们几乎都为人母,却仍然喜爱谈论上司。

 

临近退休的上司,依旧是气宇轩昂。

 

所以说,当过兵的人,总归身材笔挺,自带男人成熟的韵味。

 

说话的同事刚生了小孩,正打算向李晚讨教婴儿的相关问题。

 

 

他也当过兵?

 

对啊,为什么用也?

 

我爸爸曾经也是军人。

 

这么巧,那没准他们会认识。

 

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李晚笑起来,想起父亲也是这般模样,走路的时候,气宇轩昂。

 

 

李晚曾经问过父亲,自己为什么叫李晚,父亲只是笑,却没有回答她。

 

后来孩子出世,一家人忙着给小宝贝取名。

 

李晚的父亲开玩笑的说,孩子就叫顾晚晚啊。

 

干嘛,我们家文化学识已经贫瘠到只认识这么一个字了么?母亲抬手去拍父亲的脑袋。

 

父亲左躲右闪,笑的开怀。

 

 

后来,上司退休了,走的那天,送了李晚一副墨镜,是黄色的。

 

这个年代早已不流行这种款式的墨镜,可李晚还是双手接过,笑起来的时候,上司怔怔的看着她。

 

 

这是有故事的墨镜,在飞沙走石里活过一遭。

 

所以这还是个古董咯?

 

算是吧。

 

谢谢顾总。

 

不是领导了,以后就该叫顾叔叔了。

 

 

李晚后来没再遇见过上司,偶尔在朋友圈里,看见对方又出现在哪个国家里,身边还站着一只金毛。

 

 

故事到这里,就差不多结束了。

 

可是这个故事里,似乎遗漏了什么。

 

比如,李晚的眼睛像极了她的父亲。

 

李晚来面试的那天,其实公司已经招满了人员。

 

李晚的丈夫在结婚前一天,收到他堂哥的信息,让他以后一定要对姑娘家好。

 

 

又比如,李晚的上司,终身不娶,是因为心中有人。

 

上司那次临时的出差,其实是自己提议要去的,对方公司甚至连夜做了策划,才让这个提了前的项目能够完美合作。

 

李晚的上司见过一次李晚的父亲,那是一个倾盆大雨的夜晚,对方打着一把伞缓慢的走在漆黑的小巷里,李晚的上司就这么开着车灯,默默跟了一路。

 

李晚的上司规定每年公司举办的年会上,必须有相声小品类节目,只是因为李晚笑起来最像她的父亲。

 

 

再比如,李晚的父亲退役后去法国待过一段时间,他在那里认识了李晚的母亲,然后结婚生子。

 

李晚的父亲原本打算一辈子不回来的,可是后来不知怎么想的,还是举家回了国。

 

李晚的父亲对书法极为敏感,但凡看过几次,就能将每个人写字的习惯记得清楚。

 

李晚的父亲曾经拿到过她上司的手机号,原本是自己的妻子叫他发了信息,感谢人家这么多年对女儿的栽培。夜深人静里,他盯着那一串数字看了许久,身边熟睡的妻子翻身,无意识的将手搭上他的侧腰,李晚的父亲又将手机号码一个一个数字的删掉。

 

李晚的父亲其实早就知道的,无论是“新婚快乐”,还是女婿姓“顾”这件事,他早就猜到的。

 

 

 

哦,对了,故事里还遗漏了一个不重要的小故事。

 

很多年前,上司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时候,他说,懂啊,晚这个字可真好听,我以后有女儿,就要叫顾晚晚。

 

 

---end---

评论(71)
热度(492)
  1. 💦 水水水水五月梅花 转载了此文字
    😍

© 五月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