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后,他才记起他曾经做过的那个梦。
梦里是深不见底的海,他一直挣扎,周围却越来越黑。
突然有微弱的光,大概是离得太远,不太明亮,但足够安心。

他有段时间怕枪声,走不近靶场,大多数情况下,都像是把自己做一个巨大的赌注,才敢迈进阴影里。
是他心里的阴影。
这件事很奇怪,他知道是心病,却不好治愈。
后来他遇到一个人,像是灌了糖水的中药。
可是生命里哪有这么好的事,有人闯进来,便在那里常驻。
人总要离开的。
这是来自时间的恶意,横亘在大多数人心里,是刺,是利剑。
那个人说,我要走了。
中药里的糖味被抽走,他才发现什么是苦味。

再后来,他还是不喜欢枪声。
只是不再害怕与抗拒。
他觉得江河总要入海,年轻时遥不可及的梦后来成了残酷的战场,能活下来,就都不重要了。
少了陪伴的光,可总还是要走下去的。
他也想看一看未来的日子里,会有谁。

评论(7)
热度(96)

© 五月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