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懂】唱一首歌

谢谢你们哇,留言和私信总是看得我很感动。

---------

 

 

 

1

 

李懂最近牙疼,吃饭的时候疼,喝水的时候疼,就连睡觉的时候,也觉得煎熬。

这算不算是旧病复发。

小的时候,李懂也疼过一会,那个时侯小孩心性,爱吃甜食,每天拿着巧克力当饭吃。

后来用冷水刷了牙,酸的整张脸挤在一起,去医院医生说蛀牙到了需要根管治疗的地步,李懂那会还不懂,以为就是塞点填充物的事。

神经没烂到根,他觉得有一把电钻在攻击自己的牙床,疼的眼泪往下掉。

再后来,李懂戒了糖,一戒就是十几年。

 

 

 

2

 

顾顺在认识李懂的第二天,就扔给他一块口香糖。

草莓味的。

李懂嫌弃的看了眼把他人到一边,动作太明目张胆,顾顺有些不乐意。

杨锐找他谈话,说要对新来的队员施予善意。

神色冷漠,性情孤僻不是一个军人应有的面貌。

 

李懂抗压能力差,不仅只在战场上。

他在杨锐深切的注视和顾顺殷切的期待下,吃了这可草莓口香糖。

现在李懂疼的睡不着觉。

 

 

 

3

 

顾顺说,你那是长智齿了,不怪我。

李懂心想,那怎么之前不长,偏偏在这种节点上长了智齿。

至此,他把顾顺划到非气十足的灾星一类。

 

李懂连着三天没有和顾顺说话,杨锐又来调解矛盾。

这次,他还没开口,李懂指指自己肿起来的半边脸表示,我和你也不能说话。

 

 

 

4

 

这是李懂和顾顺故事的开始,带着不完美的小遗憾。

而故事的后续里,顾顺陪着李懂去拔牙。

不再是十来岁的小孩,李懂觉得没必要陪。

 

顾顺说,既然吃了我的口香糖,我会对你负责的。

顾顺话说的暧昧,李懂瘪了瘪嘴不作回应。

 

即便是打了麻药,李懂还是疼的红了眼眶。

他问陆琛是不是江湖郎中,陆琛气的把两个人一并赶出军医站。

顾顺在阳光里笑起来,舒展开的眉眼和棱角锋利的侧脸在柔和的光晕里熠熠闪耀,李懂看见那穿透苍穹的光束打在他身上,照亮了一整片林荫。

 

 

 

5

 

世间情动,金穗阳光,明眸皓齿,苍翠树下,是顾顺。

 

 

 

6

 

生活没有人推波助澜。

他们还是好战友。

 

顾顺迷上唱歌,时不时哼着小曲,总是重复一样的旋律。

李懂问他唱的什么歌,对方起先神神秘秘。

李懂不常关注娱乐,更鲜少了解歌曲。

他最常听见的,大概是新兵高歌,打靶归来,精忠报国。

 

李懂不耻下问,徐宏说,我从来没听见他唱歌。

他不信,又去问庄羽,移动小wifi表示,我也没听过啊。

后来他又跑去问顾顺,这回倒是学聪明了。

李懂说,你唱歌很好听,你唱的歌也很好听,叫什么。

夸人在前,总不会出错。

顾顺又扔给他一块口香糖,说,甜甜的。

这次是橘子味的。

 

 

 

7

 

诶,不愿说拉倒。

我不是说了么?

啊?

歌曲就叫甜甜的。

 

 

 

8

 

我轻轻的尝一口这香浓的诱惑,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9

 

队里有人要给李懂介绍女朋友。

人到了一定的年纪,总有人上这份心。

女孩很好,各种意义上的好,可是李懂心小,塞不下第二个人。

 

队友都说,李懂心里有人了,李懂总是默不作声。

他没有反驳,可谁都不知道那是谁。

顾顺私底下问过他几回,李懂一副死都不会开口的神情。

女孩的事没了下文,李懂舒一口气,心里又有一丝难过。

 

顾顺依旧喜欢哼歌,一首歌来来回回哼了2年。

李懂问他,怎么唱不腻。

顾顺反问,那你学会了么?

 

 

 

10

 

日子一天天的过,光阴却不复返。

那是岁月的长河,带着惊涛骇浪的气势奔腾而去。

它穿过山川,路过堤坝,在水天一色的无限边界里,汇入宁静深邃的大海。

 

直到顾顺退伍,他们的故事依旧停滞不前。

是顾顺先退伍的,那个时侯他也没到不惑之年。

走的前一天,顾顺留了很多东西给李懂,有书,有照片,还有一只小猴子。

顾顺以前把它放在床头,李懂还嘲笑他少女心思。

其实猴子很可爱,等着圆圆的眼睛,傻笑起来,还挺像自己。

 

队里没有手机,顾顺说,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李懂几番鼓起勇气,到底没有张口,最后沉闷的说,赶紧走吧,碍眼。

 

 

 

11

 

人很奇妙。

以前顾顺在的时候,李懂心里欢喜,又烦得不行,每次看见顾顺贱兮兮的样子,就在内心祈祷他赶紧滚蛋。

现在他不在了,李懂又怀念起来。

 

 

 

12

 

中途顾顺来过几个电话,无非聊聊近况。

顾顺在哪里工作,赚了多少钱,父母又安排他相亲了,或者是公司的女生向他表白。

陈芝麻烂谷子。

顾顺问过两次关于猴子娃娃的事,李懂觉得奇怪,但还是装模作样的说,我照顾得很好,你放心。

顾顺说,你要紧紧抱着它睡觉,摸摸它肚子,它才会睡得好。

神经病。

 

 

 

13

 

庄羽说,以前队里,杨队唱歌最好听。

李懂说,顾顺唱歌也好听啊。

庄羽一脸好奇,我从没听他唱过歌。

李懂一震。

 

他飞奔回宿舍,庄羽在身后说,你干嘛,投胎啊。

李懂气喘吁吁拿起猴子,小猴子穿着红色的毛衣,有个口袋,李懂以为那是装饰。

他打开口子,一张黄色的纸条。

 

我只唱歌给你听。

 

 

 

14

 

李懂心想,顾顺的字可真丑。

可是嘴角却控制不住的上扬。

 

 

 

15

 

抱着小猴子,按按肚子,它才会睡的睡得好。

李懂收紧了手上的劲道,将猴子圈在怀里。

 

“叮咚。”

李懂按到了不知名的按钮。

“我轻轻的尝一口你说的爱我,还会为你给过的温柔,我轻轻的尝一口这香浓的诱惑,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

 

庄羽在窗外大吼,李懂,有电话,顾顺的。

李懂站起来,阳光透过窗框斜斜的照进来,明亮了他整张脸,他觉得有些刺眼,不然为什么会眼眶湿润。

 

青春里的故事不总是平铺直叙,那些隐藏在看不见边角的芬芳总会在日后的某一天里逃窜出来,然后灌入鼻腔,那是甜腻的味道。

他们在很多个岔路口背道而驰,却走成一个闭合的环形。

 

李懂奔跑起来,电话那头有人在等。

 

 

---end---

 

评论(73)
热度(1613)

© 五月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