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懂】是明是暗(二)

 

 

 

李懂架着枪躲在一个巨大的绿色铁通后面,两旁几个灰色的泥石袋与之形成天然的缺口,地理位置算是得天独厚。

 

通讯器里传来张天德的怒吼:“李懂,嘛呢!开枪啊!”嗓音之大,震耳欲聋。李懂翻个白眼心想,身为人民英雄你可真是真的勇士,敢于面对枪林弹雨的人生,但你特么这么大声,敌军都发现我的位置了。

 

结果李懂还来不及开枪,就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激光枪打中了侧脸。他低头看手上的电子表:GSkillsLD。

 

啧。

 

临近年关,队里突然发通知提早回家过节,一群年轻人嚷嚷着入伍这么多年,第一次有这么好的事情,扭头又和顾顺说,你瞧瞧你,这才刚来就得了便宜。顾顺在一旁得意的说,肯定是因为我来了才这样,你们都得感谢我。

 

庄羽走过来搭了顾顺的肩膀满脸笑容:“顺哥福光满照,回头陪我去买个彩票昂。”

 

顾顺扭头问:“你也缺钱?”

 

“这不是攒点老婆本么。”庄羽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十块钱纸币,在阳光下挥舞。

 

徐宏惊讶:“你的老婆本就只攒了十块钱?”

 

“不是,这十块钱是买彩票用的,我房车都看好了,就等彩票中奖了。”说完看了眼顾顺,“顺哥,别忘了啊,等你开光呢。”

 

李懂在一旁默不作声,看着顾顺笑得一脸得意。高大英俊的年轻人,笑起来眉宇间都是满满的明亮,就像是万丈光芒迸发出来的一瞬间,带着和煦的暖意。顾顺回头,正好撞上李懂的眼神,一个挑眉,仿佛在说哥厉害吧,李懂立即翻了个白眼。

 

他发现自己最近翻白眼的频率变高了,或者说,但凡对上顾顺痞痞的笑脸,便遏制不住翻白眼的心情。这就好像是一个既定事实的条件反射,在不知不觉得潜移默化里生根发芽。

 

杨锐问大家今年要不要依旧按传统一块儿吃个年夜饭,秒速否决的是徐宏,毕竟每次送一群喝多人回家,还要和各自的长辈拜年寒暄实在是一件糟心的事。

 

“干脆一起玩吧。”顾顺提议。

 

真人CS就是这么被定下来的。李懂提着枪垂头丧气的往外走,心想怎么就答应了来这里,一天天的训练还不够,居然好不容易放假了还要延续这样的行为。都怪顾顺当时的眼神太诚恳,笑容又太犯规,鬼迷了心窍才迷迷糊糊答应了下来。

 

祸水。李懂一边暗骂,一边四处环顾周围,在一个半高的假山后面看到迷彩色的头盔,大概是看到了李懂的眼神,从假山后面探出脑袋朝他比了个“耶”的手势。

 

“张天德,顾顺在这里!”李懂扭头就大喊。

 

 

 

过年的那天,李懂熬着夜陪父母看春晚,窗外擂鼓喧天,噼里啪啦个不停,好不容易过了整点,和父母说道新年快乐,这才打着哈欠往自己屋里走。

 

手机被微信和短信狂轰乱炸的差点自动关机,李懂才刚插上充电器,屏幕上“顾顺”两个字,搭配上一张欠扁的照片把他惊的差点摔了手机。照片还是顾顺硬逼他换上的,说是手机给了这个功能你就该好好地使用起来。

 

顾顺说话总是一套一套的,理由十足,起初李懂还会怼回去几句,次数多了也懒得反抗,反正最后不被说服,也肯定要抢了手机自己设置的。李懂身形不比顾顺,好几次顾顺抢了李懂的东西单手举高,都让李懂无可奈何。

 

他愣了好久才接电话,对方明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手机在充电。”李懂避重就轻。

 

“那你赶紧拔了。充电打电话不安全。”

 

李懂看了眼电量,还有15%应该够用,就顺手拔了数据线问:“给我打电话干嘛?”

 

“也没什么,就是祝你新年快乐。”

 

“这种事情发个信息就可以了,打什么电话。”李懂心想都什么世纪了,还打电话,这年头不是能发信息就不打电话的么。

 

“发信息多不诚恳啊,再说了,过年信息特别多,怕你万一错过了,回头指责我没心没肺的。”顾顺又说,“本来整点就想给你打了,结果我妈11点多给我打电话絮絮叨叨了很久一直挂不掉。”

 

“你妈没和你一块呢?”

 

“嗨,我爸妈过年自己出国潇洒去了,留我再家一个人独守空房。”

 

李懂心想,独守空房是这样用的么,不过顾顺一个人过年还真的是怪可怜的。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十几分钟,李懂真的困得不行了这才挂了电话。他躺在床上本以为立刻就能睡着的,可不知怎么就有些清醒,他突然很想知道,顾顺是给所有人都打了电话还是……

 

算了算了,没了困意李懂干脆开了微信一个个的回复起来。

 

窗外烟花绚丽,一声声清响在天空里擦除美丽的痕迹。顾顺发来一条微信说,我在看烟花,真美。李懂扭头去看,一团团红紫色点亮了漆黑的夜空,它们绽放,然后立刻凋零,又有新的色彩争先恐后的盛开。有那么一瞬间,李懂觉得美好。那种转瞬即逝的美好,汇成一幅幅定格的画面留在李懂的内心深处。后来他才明白过来,灿烂有很多种,烟花绚丽是灿烂,笑容洋溢也是灿烂,而每一种灿烂其实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被放在心里。

 

 

 

归队那天,李懂从包里掏出一个很丑的陶瓷杯,杯口做的歪扭七八的,顾顺拿起来看了眼说:“什么玩意儿,抽象花瓶么?”

 

“是个杯子。”

 

过年那会,妹妹非拉着他去做陶瓷手工,他推脱不掉只好一起去。结果实在是手艺不佳,同样是做杯子,妹妹的杯子拿回去就被家人大力夸赞,然后顺口问一句,懂,你这是做了个不规则花盆么。李懂看了看自己专门在底部刻着的“星哥早日康复”沉默的不说话。

 

“什么?你要拿这玩意儿送罗星,那不得把他气出病来。”顾顺大惊小怪,“不行不行,改天你再买个新的给他吧,这个你也好意思拿出手?”

 

李懂有些犹豫:“可毕竟是我手工做的,心意比较重要吧。”

 

“讲道理的,工艺比较重要吧,懂,就这定了,改天你买个新的给他。”

 

“那这个……”

 

“这个我就拿走了哈,我勉为其难,拿它种个仙人掌吧,之前不是把你的那盆打破了吗?”顾顺来回的看这个杯子,还是一脸嫌弃的模样,“也不知道仙人掌本掌高不高兴自己被种在这么丑的盆里。”

 

那是个杯子,李懂在心底呐喊,真的有这么丑么?

 

正要发飙,徐宏举着一个摄像机推门进来,说是海军新招了一批新兵,上面传达下来的任务要录制一个小视频给新来的小孩一些注意事项。

 

顾顺首先发言,一本正经的看着摄像机先是笑了一下,被徐宏呵斥好好说话别放电,顾顺不好意思的咳了说:“首先,尽量不要伤害队友,不然你无法想象连续一周的烈日伏地挺身有多可怕。”

 

李懂在一旁点点头表现同意,顾顺接着说:“其次,你们要带着十二分的努力在这里生活,你们是祖国未来的希望,你们肩负责任,心怀信仰……”

 

“打住打住。”徐宏打断了顾顺的发言,“这些话高云会说的,你少给我在这里领导发言。”

 

李懂在一旁偷笑,镜头就猝不及防的转向他,他一震,立刻一脸严肃的样子,憋出一句:“不要给女兵随便送自织的粉红色围巾,因为你并不知道对方是否比你还骁勇。”

 

李懂说这个话的时候神情严肃,他是认真的,毕竟佟莉在收到围巾以后生气的找他操练了6个小时这件事,让他记忆深刻。顾顺和徐宏没忍住的笑出来,李懂瞥了一眼两个人又加上一句,“谈恋爱要讲究技巧,别脑子一热就热血行动。”

 

顾顺立刻补上一句:“首先,你要和我一样帅。或者……”他又指指身边的李懂说,“和他一样可爱。”

 

李懂在镜头看不到的地方狠狠的踩了顾顺一脚,顾顺“矮油”一下跳脚哀嚎。

 

徐宏对两个人比了拇指表示“OK”,临走前回头对着桌上的手工杯子说:“那是个果盆么?”

 

 

 

---tbc---

评论(40)
热度(667)

© 五月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