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懂】是明是暗(一)






张天德的体脂几乎为零,如果海军每年年会出个模特t台秀,那他那接近一米九的身形一定拔得头筹。

蛟龙男模也要落入俗套的爱情谜团里。那会罗星还在,整天想各种法子帮他追佟莉,面上说着“追女生,哥在行”,夜里偷偷使用搜索软件查各种资料。

徐宏早就说过:“石头,你别信罗星,这个人自己30都好几了,还单着呢。”

那会罗星刚过了31岁生日,一脸不乐意的反驳:“我这是30才刚出头,怎么能叫30好几了。”

李懂在一旁偷偷补刀说:“我作证,星哥每天晚上玩手机,屏幕亮的晃眼,一看就是查攻略呢。”

“我那叫,大量搜集信息,用最快途径找出最优的解。”

搜集的最后结果就是张天德变着法子的给佟莉带早饭,发信息,雨天送伞,雪天送热水,真到了数九寒天的日子里,递过去一条织的歪歪扭扭的粉红色围巾。为此还被蛟龙全队嘲笑了一番,堂堂海军男模,居然和针针线线打交道。

结果自然是失败,佟莉是什么人,抡起胳膊来劲儿比男人还大,让她围粉红色的围巾,还不如比回扳手腕来的有吸引力。张天德这才醒悟过来,罗星的那套行不通,女孩子果然都高深莫测,难以捉摸,至此以后,张天德彻底放弃。

李懂说,石头,看来你也不走心啊,都放弃了。

张天德一个斜眼,我只是放弃了听罗星瞎扯淡。

后来罗星走了,顾顺来了,石头就把前任狙击手的事迹数叨给他听,言语中净是不屑,时不时“啧”两下表达不满。李懂在一旁企图为自己的前搭档辩解两句,顾顺一乐说:“没事,以后有哥,感情这事,简单。”

李懂心里觉得,这个人刚见面的时候就极端自负,说话的姿态也不讨喜,果然,经过一步步的验证,还真是毫无悬念的哪哪儿都让人讨厌。

可张天德不这么认为,这人长的高大帅气,说什么话都让人觉得可靠,顾顺说情感这事简单,他就觉得佟莉喜欢他已经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了。这事要是叫罗星知道,估计气的从病床上跳起来。



顾顺还真就有那么点用,至少现在佟莉愿意和张天德一块儿在食堂吃早饭了。

李懂问顾顺到底出了什么招,对方一脸得意:“懂啊,这事儿玄乎着呢,一句两句也说不明白,改天要是遇到困难了,和哥哥说啊。”说完还习惯的上手拍了拍李懂的脑袋。

李懂躲不开,皱着眉说:“别老摸我头,哄小孩呢。”

“可不是嘛。”顾顺说着比划了下两个人的身高,被李懂一把推出宿舍。

狙击手和观察员大部分时间被分在一起,李懂就算一百个不乐意也没有什么办法。杨锐有意让他们磨合,命了顾顺搬去李懂的宿舍,睡原本罗星的床,小孩把床拍的“啪啪”作响,杨锐问他干嘛呢,他一脸愤愤的说:“给他铺床啊。”

顾顺拎了行李进来就乐了,笑嘻嘻的说:“懂啊,不错啊,还给我套了被子,看来挺欢迎哥哥啊。”

“队长让我铺的。”李懂倒回自己床上,拉了被子就蒙头睡觉,转身前说了句:“动静小点,别吵我。”

路漫漫其修远兮,顾顺心里想着,倒也不在意,反正今后你的时间都是我的,感情什么的,就慢慢培养吧。

那会顾顺心里说的感情,还真就是单纯的战友情,身为搭档,默契配合最为重要。当然,后来不知何时演化为一系列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他倒也是欣然欢喜。



顾顺一枪干打在李懂小腿的时候,对方哀嚎了一声,随即抱着腿在地上一动不动,嘴上咒骂顾顺王八蛋,在这儿等着恶意报复呢。顾顺二话不说背上李懂就往陆琛哪儿跑,陆琛掀起李懂的裤脚看了眼伤口,又撇了眼顾顺,打趣的说:“这要是上了战场,你这就是打入我军的敌系部队。”

顾顺在一旁讪讪的笑:“我这不是,太专注移动靶,没注意到他嘛。”

结果自然是,顾顺被罚做150个俯卧撑,李懂坐在一旁负责数数监督。烈日当头,被顾顺挡住的阴影里汇聚了一小滩汗水,他一边大喘气一边苦兮兮的说:“懂啊,怎么还没到。”

“才80个。”李懂在一旁冷冷的说。

“你该不会故意给我漏数好几个了吧。”

最后,一个全身肌肉松散的人和一个瘸着一只腿的人相互架着彼此气喘吁吁的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徐宏路过说:“嚯,怎么练习的都残了?”

顾顺傻笑一下,又看了李懂一眼文不对题的说:“副队,帮我们带份晚饭呗。”

李懂觉得这很有趣,在认识顾顺以前,他的生活不曾出错,即便被罗星说着心态不够沉稳,他也依旧能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尽快的调整好自己。可是此刻身边的这个人,他像一个小虫一样出现在那里,他自信狂傲,可是又温和有趣。他肆无忌惮的冲撞进李懂的生活里,然后毫不顾忌的释放自己的能量。

那是热烈的,凌人的,扑面而来的。

李懂起初并不适应,甚至说是无所适从。对方时不时给他带来意外的“惊喜”,让他在枯燥的训练里滋生出挑战的意思来。他想起顾顺刚来宿舍的第二天,就顺手打破了他养在窗台上的仙人掌。“美其名曰”仙人掌这种带刺的生物,这个宿舍里一个就够了,说完还朝着李懂挑挑眉,毫无愧疚。

徐宏带来了两份盖饭,顾顺把那份土豆牛肉的推到李懂面前,李懂看了看不说话。

“吃啊。”

李懂就真的二话不说的吃起来,整个脸埋在碗里哗哗的吃。顾顺看着对方黑色的脑袋一晃一晃的,情不自禁傻笑起来,真可爱啊。

后来顾顺把这解释为,在某个特定时间,因为月亮的位置,天气的变化,引起的潮汐导致情绪是一系列的波动。当然他把这种理由解释给自己的时候,他并没有什么底气。

李懂把脸从饭碗里抬起来,看着面前叼着一个菜叶的顾顺问:“你傻笑什么?”

“啊?我没啊。”

菜叶落入碗里,李懂露出嫌弃的表情。

李懂突然就想起罗星,大概也是这样的夜里,罗星从老家带了他母亲做的菜分给他吃,他感叹:“也不知道罗星恢复的怎么样了。”

顾顺突然就紧张起来:“他……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李懂问:“你这么严肃干什么?”

顾顺若无其事的吃一口饭:“没有啊。你别多想。”

李懂依旧在吃饭,顾顺偷偷看他,他也觉得这一切是奇妙的。一个月前,他还在别的地方,无论是训练也好,演习也罢,他把所有的情绪和注意力投入在那里,豪情万丈。而此刻,他却在全新的一片田地里发现了另外的一种魔力,他觉得有趣,那是致命的吸引力指引他一步步靠近。

很久以后,顾顺变得沉稳,散发出温和体贴的气质,不再嬉笑调侃,调皮顽劣,他才猛然发现,眼前的这个人一点一点将他变成了更加成熟优秀的人。那很惊喜,他把这一切收进怀里,然后紧紧捂住,谁也不让碰。



“这就是你为什么傻兮兮的答应李懂,陪他去医院看罗星?”徐宏瞪了顾顺一眼。

“谁让我当时,一时糊涂呢。”顾顺挠挠头,“他实在是太可爱啦,当时饭粒还粘在嘴角,你那是没看到……”

徐宏无语的打断:“我和你说,要是让他知道罗星可能面临后半辈子站不起来,你自己负责哄。”

顾顺瞪着眼说:“不至于吧……”

“至不至于,你自己想啊,那是谁,罗星啊!”

“罗星怎么了,我还是顾顺呢,陪着他接着走下去的,就是我了。”

徐宏一脸看智障的看着顾顺,觉得和眼前的人没法沟通,只能一白眼,任由着对方一脸自信的仰头:“你也就最多陪到退伍。”

那也是陪!顾顺摸了摸下巴朝着徐宏挥手,走前又转过头:“诶?副队,那我和李懂明天下午请假去医院啊。”




---tbc---

评论(24)
热度(833)

© 五月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