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懂】冬日雪



可以看做是离人心上秋的后续。

 

有小可爱给我指正了一个错误,摩洛哥从2016年开始对中国公民免签了。是我还停留在远古,在这里道个歉,也谢谢给我科普的你呀。

 

 ----------

 

 

圣诞前夕,李懂穿着厚重的大衣在尼古拉教堂门前,身着华丽服饰的哨兵换岗极富隆重的仪式感。

李懂在瑞典已经小半年,刚来那会,是斯德哥尔摩的初夏,大片白昼的时间,竟没有全黑的夜。一转眼,已入寒冬,到处都是白茫茫的景色,白日极短,漫天飞雪,让整个城市显得辽阔而静谧。

外企公司在瑞典设立了分部,刚成立没多久,急需有能力的管理者。李懂在工商管理方面的出彩被领导发觉,再加上他有着一口流利的外语,配上一张带着亲和力的脸,自然成了不二人选。

李懂接到通知立刻给顾顺去了电话,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

“我要去瑞典两年。”

对面沉默了五秒问:“什么时候?”

“下周五。”



李懂去机场,还是顾顺送的,他行李不多,只带了一个小箱子,被一件厚重的大衣塞得满满当当。

衣服是顾顺让带的,他查了天气,瑞典的冬天寒冷,说什么都逼着李懂把最厚的大衣带了去。

一同带去的,还有一张被洗出来的相片,那是他们在摩洛哥寺庙前的合照。回国以后顾顺找了彩印店把它洗出来,偷偷跑去买了一个尺寸合适的相框。

照片一直摆在顾顺卧室的床头柜上,这会他倒是舍得拿来,塞进李懂的行李箱里,美其名曰的说:“让它也出国见见世面。”

李懂心想,这照片本来就是留洋回来的。



国外的社交网络和中国不一样,被那里的同事推荐的注册了Facebook,李懂起先还不愿意。

直到同事打着为公司塑造优良形象,以及分享相关学术资料让大家相互学习的名义,李懂这才注册了一个号。

结果相关性学术研究的内容没转发几次,同事又主张多发些个人生活气息的内容,有益于团队建设,加深相互了解。

顾顺加上李懂脸书,已经是对方发了好几张生活照以后的事了。

李懂参加了学术研讨会,公司举行团建活动,斯德哥尔摩下雪了,李懂吃了次带血的牛排。

国内上网站不方便,顾顺每次都要翻借工具,翻个墙,好几次还连接不上,顾顺私底下和李懂抱怨过几次,说是看个照片太费劲。

李懂就干脆在朋友圈同步更新,顾顺每次都秒速点赞留言。

杨锐在下面回复:顾顺,怎么就没见你回过我的朋友圈。

徐宏回复:黄豆笑脸.jpg

陆琛回复:顺哥,好好工作,别玩手机。

庄羽也点了个赞,留言:顺哥,你出现的太频繁。

李懂心想,我发的朋友圈,怎么大家都和顾顺互动,正要留言,看见顾顺发了条新的留言:队长,你自己看看你每次发的自拍,我没屏蔽你已经是对你最大的爱了。

李懂发了私信让顾顺好好和队长说话。他们有7个小时的时差,这会,那里才是清晨。

顾顺问他斯德哥尔摩的清晨是什么样子的,李懂爬到床边拉开窗帘,白茫茫的一片,积雪从斜斜的瓦片屋顶边掉落下来,打在门前的矮松上,天色与大地连成一片,蔓延到无尽的远方。

李懂说,是白色的。

顾顺让他发张照片看看,李懂趴在窗台上找了好几个角度,都拍不出那种壮观的美感,最后只能放弃,回复说:想看,自己来啊。



顾顺真的就来了。

李懂是在自己公司的前台见到他的。内线打进来说有人找,李懂挂了电话还以为是前几天约好的客户,和人说了带去会议室吧。

过了会,内线又打过来,说人不愿意去会议室,要直接去李懂的办公室,李懂这才往外走,就看到了只穿着一件薄外套的顾顺站在那里。

他走上前去,先是拢了拢对方的衣领,说:“你怎么穿的这么少?”

“这不是出来急了忘带了。”

李懂和前台说了句瑞典语,就把顾顺往自己办公室带。

“才这么点时间,瑞典语都这么流利了?”顾顺在办公室里参观,东瞧瞧西瞧瞧的,“我以为你们用英语交流呢。”

“大部分时间还是说英语的,但入乡随俗么,总还是要学点本土语言的。”

李懂的办公桌很大,漆黑的大理石台面被收拾得干干净净。顾顺凑过去看他的电脑桌面,正开着一个文件,密密麻麻的英文,有些地方还用红色重点标注。

“很忙?”

“还好,我是领导嘛…”李懂说话的时候略带笑意,“说起来,你怎么来了?”

“不是你让我来的嘛。”

“我也就随便一说。”

“那我可当你在暗示我了。”顾顺说话的时候已经凑近李懂,将对方禁锢在椅子这么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我就当你暗示,想我了。”

顾顺说话的时候带着痞气,这是他身上固有的气质,很多年都没有改变。

李懂回想起初识的场景,那时候,他在内心里翻着白眼,腹诽顾顺自大自负,是发自内心的不爽。

而此时此刻,这一切看起来又仿佛是恰到好处的调情。

他们从未提及我爱你这一类话。

那句“爱是远走高飞,是感同身受,是紧紧握住伸向我的手”仿佛是他们心照不宣情感的开启。

天色渐暗,三毛说,黄昏是一天最美的时刻,愿每一颗流浪的心,能在一盏灯下,得到永远的归宿。

而此刻,他们在硕大的办公室里四目相对,街边古老而华丽的路灯映衬着洁白的雪,落进一方斜斜的窗户,李懂觉得此刻内心平和的不像话。

壁炉里火焰窜起,发出噗哧的声响。

他仿佛看见了近在咫尺的归宿在向他招手,呼喊着“近点,再近点”。

岁月很长,你很难忘,那不如就放在心上吧。



顾顺问:“刚才你和前台说了什么?”

“我说,这是我的家人。”




---end---

评论(52)
热度(1237)

© 五月梅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