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懂】安稳过个年




你们总是心疼罗星,明明是9个人的电影,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那这次,是一个健康罗星归队以后的故事。


我寄期,每一个他们都健康,平安。




1

春节将至,组织下了通知,大家有三天放假时间,可以自行回家探亲过年。

一连在队里3年没回家的杨锐在年前开了个会,说是趁着大家回家前,一起吃个年夜饭。

杨大队长的组织能力,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

所以,不放心的徐宏干脆发了有板有眼的通知,让大家晚上五点半,务必出现在饭店二楼的雅望阁包厢,迟到者,一律年后操场跑五万米。

李懂收到消息的时候,刚和罗星训练完,看了眼正在一旁换衣服的罗星问:“这饭店,没听说过呀,远么?”

李懂来队里比别人晚,刚来那会赶上部队食堂新建成,就一直随着队友在食堂吃饭,自然不清楚饭店。

饭店离部队不远,早年间,算是蛟龙半个食堂。

起因还是因为徐宏在部队食堂吃出半只蟑螂。

这是一个惊悚而悲伤的故事。

不提了不提了。


罗星拍了拍李懂的肩说:“哥带你去见识见识,那里面的肉饼蒸蛋可是一绝。”

罗星刚恢复不久,李懂明显感到他的行为稍有迟缓,顺手接过对方手里的包:“星哥,我替你拿。”

罗星一脸老农民的看丰收的欣慰想,我的搭档弟弟,终于长大了。



2

过年聚餐,就好像约定俗成一般,即使没有被七大姑八大姨,也还是要提及个人问题。

被灌了六七杯的杨队长,先是拉着徐宏的手,一边抚摸一边说:“徐宏啊,是组织耽误你了,这么大年纪了还单着。”

徐宏心想,你自己比我年纪还大,有什么脸说这种话。

李懂看这两只交叠的手,觉得副队的手快被队长摸秃了皮。

饭店的菜如罗星说的一样好吃,李懂深怕殃及自己,一直低头默默吃菜。

吃到半截,等杨锐摸了一圈人的手,走到罗星身边时,已经满脸通红。

徐宏站起来抽走杨锐手里的酒杯,换上一杯热茶说:“杨锐,你少喝点吧。”

石头在一旁感叹副队队友情深,被回头的徐宏甩了一句:“回头你们一个个还不是要我送回去。”

副队顶天立地男子汉形象在众人心里,又加深了。



3

杨锐晃着身子在佟莉的帮助下,从自己大衣外侧拿出一个水晶的座台,四方形的座台里刻着“蛟龙光荣”四个字。

这是杨锐和徐宏瞒着大家私下去订做的。

罗星在战场上受了伤,休息了近一年才归队,队里想给他奖章,但上级没有批准,两个队领导就想着自己策划。

东西不大,交到罗星手里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有些沉甸甸。

李懂看这两个人握着彼此的手,即将热泪盈眶的人,在内心响起了主旋律,要是这时候两个人眼泪同时掉下来,大概就是一本红色路线电视剧。

想到这里,觉得以后聚会还是少喝酒的好。


杨锐走到李懂身边的时候,他正在和一只鸡腿较劲,一个回头,杨锐就看见一个满嘴油的少年。

“懂啊,这一年,辛苦你了。”杨锐先开了口,顺手拿了手边的毛巾示意他擦嘴。

毛巾是罗星的,物主一把抢过护在怀里,杨锐看不下去,又拿了另一块递给李懂。

“杨队,这是刚才擦撒出来汤的抹布。”李懂小声提醒。

杨锐不予理会,继续说:“罗星受了伤,你要和顾顺磨合,现在罗星归队,你又要和他重新磨合,这一年,辛苦你了。”说完举着茶杯就要敬酒。

李懂赶忙站起来举着杯子说:“哪里哪里,队长,这都是应该的。”

杨锐话锋一转又说:“你也差不多年纪了,这个人问题……”

话还没说完,徐宏坐在对面接话说:“杨锐,你怎么知道人家就没有女朋友。”

杨锐问:“那李懂,你说说,你有女朋友吗?”

李懂心想,女朋友还真没有,正要乖巧摇头,手机响起来。

他一脸不好意思地看看杨锐,对方示意他接电话,他这才放了酒杯出门接电话。

母亲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他说明天上午就回去,电话那头又问他要不要来接,他说有人会送他回来。

太久没有和家人说话,李懂躲在外面和母亲小聊了一会,才挂了电话回包间。

一群人起哄问,是不是女朋友来电话了。

李懂摇摇头说:“是我妈。”

大家又一脸失望的哦了一下。



4

晚饭吃的温馨而热闹,如果杨队没有像老阿姨一般关心大家的个人问题的话,简直完美。

几杯下去,李懂也有些晕。

信息来了好几条都没注意,最先发现的还是一旁的罗星。

罗星大病初愈,大家照顾他,便没让他喝酒。

说照顾,是徐宏提出的,罗星一脸感激地看着副队,在他最爱的肉饼蒸蛋上来时,还主动给对方夹了两筷子。

徐宏心想,这都喝多了,我一个人也带不回去你们这么多人啊。

幸好我聪明。他一边吃着罗星夹来的菜,一边眯着眼狭促的笑。

罗星正要让李懂看手机的时候,手机急促的震动起来。

对方来了电话。

罗星看见来电姓名是一个红心,一瞬间有一种丰收季节逢干旱的枯萎感。

我的弟弟,有秘密了。

他在李懂接电话的五分钟里,扫过无数个女孩的身影,然后任由自己发挥,编织成一个时下最流行的言情故事,一脸失魂落魄的对着大家说:“李懂,外面有人了。”

最先开口的是庄羽:“他真的交女朋友了?”

陆琛说:“我靠,瞒着兄弟,不是人。”

杨锐说:“小年轻,很厉害啊。”

石头一脸困惑的说:“你确定不是他妈妈的电话吗?”

佟莉震惊的问:“你们在交往吗?他给你戴绿帽了吗?”

徐宏悠悠的喝一口茶说:“罗星,注意措辞,他那叫,自己脱团了,什么叫外面有人。”

石头又问:“团?什么团?共青团吗?那我早脱团了。”

李懂挂了电话回包间的时候看见大家一个个丰富的神情。

有震惊的,有困惑的,有悲痛的,有赞赏的。

唯有徐副队,自顾自的吹着水杯里的茶叶,悠闲地又喝了一口。



5

酒足饭饱,一群人就往外走,徐宏一边驾着庄羽一边搂着杨锐,罗星拖着陆琛,带着摇摇晃晃的李懂,佟莉和石头则相互搀扶着。

年近年末,打车不太方便,好不容易拦下一辆出租,大家相互退让着让彼此先上车。

司机正不耐烦的按喇叭催促大家赶紧上车,不远处驶来一辆全黑色的轿车,直楞楞地停在一群人前面。

“懂儿,能行吗?我扶你上车。”

被叫到名字的李懂猛地抬头就看见朝自己走过来的顾顺,赶忙松开了拉着罗星胳膊的手,就往车的地方走。

然后,趁着大家震惊静止画面的功夫,顾顺和徐宏一块儿将杨锐拉上车,又顺带带了一个庄羽。

关了车门,顾顺朝着罗星喊:“罗星,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我们一会儿宿舍楼下见啊。”

说完,自己上了车绝尘而去。



6

罗星看着远去的黑色轿车,在出租车司机不耐烦的喇叭声下,突然恍过神来。

先是爆出一连串的脏话,然后在佟莉和石头的拉扯下,这才没有冲出去追车。

陆琛在一旁摸摸下巴心想,还是李懂利害,内部消化不说,对方还有车。

罗星坐在出租车上心想,自己得亏回来的早,要是再修养个一年半载,回来可能侄子都能抱上了,想到这里又一阵心痛。

他在车上设想了一百种在之后比赛里赢了顾顺的场景,还是觉得心隐隐作痛。

哦,生不了孩子,呵。



7

回的路上,杨锐坐在后排靠着徐宏,边打酒嗝,边说:“顾顺啊,没想到你挺念旧,同事一年,有你这份心,我太感动了。”

徐宏在一旁抖了抖嘴角,闭嘴吧你。





---end---

评论(49)
热度(1534)

© 五月梅花 | Powered by LOFTER